第155页(1/2)

加入书签

  云意看了看陆晋,心里估摸着陆寅多半是被她送去那五千两气得够呛,他处心积虑险些把性命都葬送,最终就分得宝藏五千两,如今她捏着这一条故意刺他,也难怪他沉不住气四处撒火。

  再往前走两步,远远传来女人压抑的抽泣声。大约是闹得凶了,来不及回屋里关起门来哭诉。世子妃徐氏背对院门坐在凉亭里,身边站着一位袅娜佳人,定睛一看才认出来,原来是久未谋面的程了了。此时正捏着帕子,俯身细语地安慰徐氏。

  地上还有一具冰冷女尸,盖了白布却遮不住手臂上青紫可怖的伤。两个麻利的老婆子将人抬起来这就要送出府去处理gān净,陆家在京城里只手遮天,如此糙菅人命之事也做得丝毫不避人。

  陆晋伸手遮住她双眼,叮嘱道:“别看——”

  云意在这件事上头仍是懵懂,一只手扶住陆晋手背,傻傻问:“平日里瞧不出来,原来世子妃这样厉害,惩治内院丫鬟也是说打死就打死,真是……半点脸面都不要了。”

  “嗯——”陆晋随口答,抬眼向内望,与正巧盯着长廊方向的程了了对视一刻,双双沉默(zhaishuyuancc)无语,各有各的心思。

  等这些个血腥脏污的东西都抬走,他才将手收回,身子稍侧,企图挡在云意与程了了之间。然则这一回她却问说:“我方才瞧见程姑娘了,她如今可好?陆寅那厮可不是好相与的,想来她也受了不少苦。”

  “你管人家做什么,管我就成。”陆晋老不在乎地答她。

  云意好笑道:“我管你什么呀?”

  他答得理所应当,“吃饭喝酒睡觉,特别是睡觉。”

  得,绕来绕去,又绕回老话题。

  好不容易盼到好菜上桌,她坐下想吃的时候却犯了难,“怎么只有一副碗筷?”想要吩咐绿枝去取碗筷,忽而发觉花厅里一个服侍的人都没有,只剩下木呆呆的她以及低着头忙忙碌碌的陆二爷。

  他拿起一只小巧透亮的银勺,端起碗,笑眯眯像个诱人犯罪的老滑头,“来,二爷喂你。”

  “我又不是伤了手,哪用得着——嗷呜……”用不着等她反驳,他已然送出一勺ji丝银耳到她嘴里,一脸严肃地望着她一小口一小口慢慢把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