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61页(1/2)

加入书签

  身边几个相熟的年轻人便都开始起哄,维吉老头也满脸期待等他动作,似乎此地与世隔绝,没人知道陆家在中原已是何等威风,也没人知道马车里娇羞的新媳妇儿是何等来头。

  陆晋这才想起来,原来他把云意落在马车里,一晾老半天,他估摸着,她这会子还不知道如何赌气。

  硬着头皮转回去,权当没事发生,挑开车帘右手伸向她,“来,见见几位长辈。”

  云意从善如流,扶着他的手稳稳落在地上,松软的土地连带着翻折的糙jing,踩在脚底就知身在异乡。再抬头,脸上已没了先前发火赌气的紧绷模样,在外是一张亲切温和的笑脸,随着陆晋上前,与两位老人行过礼,又见过他自小一块长大的兄弟,有两个已经胖成一堵厚实门墙,往前一步能遮住日光,闹个天狗食日。

  最后是苏日娜,糙原上cao劳的生活令她过早老取,但仍能称得上异族美人。只不过见面时带着两个孩子,大的十岁羞涩不语,小的才三岁,被苏日娜抱在怀里,叽里咕噜说着没人听得懂的字句。

  再见故人,陆晋神(shubaoinfo)情闪烁,僵了许久才问:“你还好吗?”

  苏日娜摸了摸长子的脑袋,低声道:“挺好的,托你的福,样样都好。”

  ☆、第83章旧(fqxs)时

  八十三章旧(fqxs)时

  蒙人素来热情,小姑娘叽叽喳喳围着云意唱歌献舞,一碗马奶酒下肚,立时面红耳热心起澜漪,再有个大眼睛姑娘冲上前来叽里咕噜说上一通,她只听清额各期(姐姐)几个字,就被人硬塞上满满一碗马奶酒,左右看,身边人拍这手起哄,催她快快gān了这碗。而陆晋呢?还在跟苏日娜扭扭捏捏诉衷肠,多看一眼都气人。

  她肚里拱火,一时任性,仰头就灌下去,再睁眼整个人都飞上云端,头重脚轻摇摇欲坠。好在陆晋还有点良心,在她倒地之前迎上来,接住个艳若桃李、身段袅娜的小酒鬼。

  云意脑中嗡嗡作响,再是睁大了眼睛也看不清周围。好在耳力尚存,听见他低声责备,“娜仁托雅,你太不懂事!”

  敢情老的小的都不放过,还称不上功成名就,后院里眼看就要塞满人,她背地里哼哼一声,倒头就睡。

  醒来时天已经全黑,典型的蒙古包里塞满了从京城带来的摆设用具。帐子里只留着一盏不大亮的蜡烛头,红玉捏着团扇坐在chuáng边赶蚊子。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