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64页(1/2)

加入书签

  就是在男女情爱上再如何迟钝,这会子也得幡然醒悟,一把握住她手臂将鸭青色睡袍下面娇小可怜的人带进怀里,捧起她的脸,他半眯着眼睛,仔仔细细读过一遍(fanwai),以一把极其诱惑的低哑嗓音贴近了问道:“哭了?”

  云意垂目看他被酒水沾湿的襟口,淡淡道:“风沙大,揉红了眼罢了。”

  陆晋却不信,陪着小心试探道:“是我做错事了?”

  她咬着下唇,不说话。

  他继续追问,不肯罢休,“你叫我停在那儿不许走,我该追上来才是?”

  “这话不妥,原不该在人前如此任性,云意这厢向二爷请罪,还请二爷大人不记小人过,原谅这一回……”

  “我不喜欢。”他看着她的眼睛,写满了愁绪与无助的一双眼,令人心酸,“我不喜欢你跟我说这样的话,我喜欢你生气,你发火,你咬我骂我都好,就是不许再说这种话。”

  她撇过脸,依然淡漠,“二爷喝醉了。”

  “知道你不喜欢,我现在都是量力而为。总不能喝个烂醉,回头来折腾你。你经得起么?”他话语中已带着玩笑,企图化解她眉心驱不散的哀愁,不想到最后只是徒然。

  她qiáng颜欢笑,“确是经不起,谢二爷体谅。”

  “顾云意——”

  “二爷能放手了么?五六月热得很。”

  “你——”一股气胸口里乱钻,他深呼吸再深呼吸,几乎就要被她轻轻巧巧一句话气得胸膛炸裂。他有火没处撒,不得不傻兮兮绕着帐子绕圈。等好不容易缓过这口气,再看云意,竟已经歪倒在榻上,半梦半醒。

  好家伙,他今晚非得跟她掰扯清楚不可。当即找了个小马扎坐到chuáng边来,把歪倒的小人扶正坐稳,拿出师傅考学生的架势来,困住她双手,严正以待。

  “跟我说说,今儿究竟为什么生气,又为了什么躲起来一个人哭,不说清楚今晚上咱们谁也别睡。”

  云意掀起眼皮,不耐道:“这点子事也要说明白,就没见过你这样烦人的,自己想!”

  他若是能自己想通关节,又何必追问于她。

 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