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67页(1/2)

加入书签

  他偏不听,吮着她花瓣似的唇,一手揽住她腰身,一手扶着她后颈,令她仰起头,毫无保留地将自己送达他舌尖。

  他一点一点,带着满腔温柔爱怜,要将口唇的依恋纠缠化作对心底的探索找寻,他小心翼翼,他懵懂无知,多么迫切的心想要了解她深藏背后的苦痛挣扎,想要敲开她尘封紧闭的门扉。无论前路再多颓然,也无法撼动这一刻他坚定如山的心。

  静默(zhaishuyuancc),耳边只剩下沉重的呼吸,昨夜的烈酒未能令他晕眩,今晨的亲吻却让他选择长醉不醒。指腹来回抚摸着她嫣红欲滴的双唇,陆晋沉沉问:“你教教我,教教我该拿你怎么办?”

  云意笑得弯弯的眼睛里带着泪光闪烁,取笑他,“你不必学,慢慢来,不会也不要紧。”

  陆晋挫败,“在你面前,我就是个该死的傻瓜。”

  云意道:“在人前你是威风凛凛大将军,万万人敬仰,受四海臣服,引江山折腰。”

  陆晋道:“昨儿夜里不是唱过?好姑娘,我愿做你胯下白马,随你去天涯。”

  “驾——”

  “吁——”

  “你也傻……”他看她笑,忍不住再吻一回,湿热的呼吸、缠绵的舌尖,成就一段旖旎时光。两个人缠缠绕绕不停歇,他尝到她舌尖的苦,而她几乎要被融化在这样炽烈澎湃的情感里。

  最终分开他们的是千里赶来的曲大夫,微微弓着背,依然瘦高的身体,提着一只小药箱跟在德安身后。

  云意将长发拨到一侧,躲在陆晋身后避嫌。陆晋没将这些放在心上,反是让了座,同曲鹤鸣jiāo代,“她昨儿受了寒,今早便头疼没胃口,你来看看,常用的药都带了不少,你尽管开方子。”

  长久未见,曲鹤鸣似乎苍老不少,自进门起便没能抬头看她一眼,直到她伸出手腕等他搭脉,才见他悬在半空的手顿了一顿,却迟迟未能落下。

  然而不过片刻,不过小小一寸皮肤的接触,他承受了她温凉体温、平缓脉搏,心间掀起惊涛骇làng,摧枯拉朽,将来之前的所有设想与防备通通摧毁。

  陆晋说:“子通留在西北练兵,这回从乌兰赶来,一则是与我谈新兵入京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