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68页(1/2)

加入书签

  “你有你二爷,还可怜什么?”

  云意心想,有了你才不知多可怜,比往常多出千万倍烦恼,如芒在背,如鲠在喉,脱不去甩不开,难有解脱。但这一句没能说出口,她缄默(zhaishuyuancc),他理所应当认为她已默(zhaishuyuancc)认,心里头蓦地得意起来,早先被她那些难猜难言的小心思折磨得不上不下的心绪全然被抚平,又是个生龙活虎(fuguodupro)万事不知的陆二爷。

  等到绿枝端上热腾腾的姜糖水进帐来,他自然要大显身手,趁机揩油,重新担起老妈子一职。这回学会了先舀上一勺chui口气,谁晓得用力过猛,热烫的姜糖水全chui到她脸上,烫得她面颊一块又一块的红斑,早上刚刚保证过再不做傻事折腾她,立马就犯错。

  眼睁睁望着她捂着脸哎呀哎呀喊疼,手足无措。

  万幸红玉还没被他赶出去,能在紧要时刻搭把手,帕子浸了凉水湿敷她脸上被烫伤的皮肤。等到她缓过劲来不再喊疼,他才紧张地搓了搓手,试探道:“还疼么?”

  疼倒是不疼,但她琢摸着是该给他个教训,省得他镇日里想着要做老妈子、老嬷嬷,把剩下那点儿男儿气概都给磨得jing光,往后还不知要衍生出什么可怕又怪癖的喜好。倒不如眼下一回治住了他,省得往后糟心。

  于是演得夸张些许,暗地里挤出两滴泪,委屈道:“这真是……一口气让你chui成丑八怪,二爷比太上老君玉皇大帝都厉害。”

  陆晋神(shubaoinfo)情尴尬,双手背在身后,凑过来细细看她侧脸,到底过意不去,“我这也是一时失策,公主莫怪,莫怪。”

  说话间就要去拿碗拿勺重新开张,当下就让云意叫住了,不满道:“怎么?还没闹够啊,非得把我整张脸都毁了才罢休?”

  她伸手接过,端起来慢慢喝。“还是我自己来,不至于傻得烫了自己个儿。”

  陆晋嘿嘿笑两声,手上没活儿便仔细看她侧脸上被烫红的皮肤,纳闷说:“我看也没怎么的啊?”

  “内伤懂不懂?二爷这般不怜惜人,我的心都要碎。”说着眨眨眼,不知是不是借了姜糖水的热气,瞬时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