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7页(1/2)

加入书签

  相比之下,云意觉得自己很不懂讲究,不出意外,她可是要嫁到蒙古伺候蒙古老爷的,她怎么就从没想过嫌弃人家种不好呢?腥臊?烤全羊总是要带点儿腥才好吃啊!这人什么品位啊。

  她纳闷,“你们二奶奶什么来头?骂人恁地厉害,回头我也找她学两招啊。”

  青梅道:“二奶奶原是城西郑家读书人的闺女,听说家里是什么……太仆寺卿,想来是京里大官了,到咱们乌兰,还是委屈了不是?”

  “太仆寺卿屁大官儿,进了宫门见了谁都得行礼,你让你们家二奶奶过来,她得给我下跪磕头。我想想近十年有什么姓郑的太仆寺卿没有……呀,有一个,郑煜铮嘛,我记得,满京城掉书袋的货色,没成想混到这儿竟还能装起读书人——”

  她的话止了,因隔壁院子没了哭声,只有低低一阵耳语,似乎在说:“你想死?为夫自然成全。”

  吵架闹事是很jing彩,但真动起手来就不好看啦,何况这下要出人命。

  “青梅,咱们院子起火啦,快去隔壁叫人!”

  青梅支支吾吾没明白,“哪……哪起火啦?奴婢怎么没看着?”

  “笨死了!”伸手把烛台一撂,帘子便着了,真是呼啦啦好大火——

  ☆、失火

  第九章失火

  青梅的台词不走心,每一个字吐出来都硬邦邦崩牙,“起火了,救命啊,起火了,救命啊。”

  窗外月朗风清,随手罩上软毛织锦披风往外走,云意望着由远及近的人群,忽然间想念起叽叽喳喳一刻不停的莺时,毕竟这年头,像莺时一样尽忠职守且充满激情的丫鬟不多了。

  迎面来,陆晋黑着一张脸,头上一团乌云罩顶,脚下一股谁来谁死的气魄,放个胆小的过来,当即就能给他吓晕过去。

  “怎么回事!”眼一瞪,要吃人。

  云意却很得意,低头玩着绑得松松散散的发辫,笑笑说:“天gān物燥,起火了嘛,有什么大不了的,吼那么大声吓唬谁呢?”眼珠子一转你就知道,这厮又琢磨gān坏事,真真恨的人牙痒痒。

  陆晋心里原就攒着一团火,但如今顾忌她身份,偏只能生生忍了,压低了声音威吓道:“殿下这又是闹的哪一出?恕末将愚钝,还请殿下提点一二。”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