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77页(1/2)

加入书签

  “还要如何,你说,我自然尽千百倍努力做到。”

  云意笑,“倒不必千百倍,只求二爷留点儿心,别跟谁都是面上‘清白’,心底‘暗涌’。二爷无意,抵不过神(shubaoinfo)女有心。你不必着急反驳,我只问你一句,你是女人还是我是女人?”

  “自然是你。”

  “女人最懂女人,她怀抱着什么样的心思,日夜苦等是为的什么,我比二爷清楚。说不上不堪,但二爷既无此心,就该冷下来,让她自己想明白,省得这样拖下去,耽误了前程。”她靠近与他细说,字字句句都挑的温和柔善,就怕触他旧(fqxs)事逆鳞,“以后采买照料都可明明白白jiāo给属下去办,别让她再有误会,再而,我还怕影响了孩子。恩和是不知事的,万一耳濡目染,真将你当做生父,你先别急着反驳,听我说完。好事不出门,坏事传千里,再而三人成虎(fuguodupro),把齐颜部的事情一串,任谁都要当真。闹到最后子不知其父,父不认其子,如再被有心人利用,那该如何收场?”

  “依你看当如何?”

  她心里想的当然是把苏日娜嫁了,gāngān净净一劳永逸。但嘴上不能这么说,这话一出口陆晋肯定得chui眉瞪眼闹脾气。

  她选的是旁敲侧击迂回曲折,“现如今突然要问,我也拿不出什么好法子来,只求二爷放下从前热诚,先冷她一冷,态度放明白,聪明人便懂得知难而退。至于恩和,二爷若能抽出空来,带孩子去一趟风珊湖,说清楚前因后果,于他也算有益。”

  陆晋沉着脸,没点头也没摇头,云意心知成功大半,便不多做计较。唤绿枝去备下热水,再叫红玉去沏一壶俨俨的茶,来给二爷醒酒。

  陆晋躺回熟悉的chuáng,闻着被褥间熟悉的香,总算轻松一回。

  ☆、第91章游猎

  九十一章游猎

  陆晋醉酒,睡到次日日上三竿才起。而云意早已经在马背上慢慢绕近处溜达,德安跟在身后始终紧张且警惕,唯恐她一个不小心快马猛跑,颠簸得落下马背,无法收拾。

  无奈是怕什么来什么,原本安安静静阳光柔和的糙原,突然变作喧嚣吵闹,身后一群莽汉骑着马高声呼和,马蹄声更像是催命符,蹬蹬敲打心脏,吓得人大汗满头,急于逃命。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