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78页(1/2)

加入书签

  她心底里翻个白眼,琢摸着陆晋要没这张好脸,再没这身份,娶不娶的着媳妇儿还得两说。

  好在这一刻他拉紧缰绳,引着其格其绕着风珊湖慢慢行。湖边糙木丰盛,野花盛开,映着清澈洁净的湖面,描画着与俊秀jing致的中原远不相同的风景。而南下的风里透着凉,泠泠能将满身尘浊都chui散。

  他不经意间弯下腰,随手一抓就是一束金红相缀的野花,这一时像是开窍通灵一般,将带着杂糙乱叶的一束花递到她面前,“呐,送你,给你赔罪。”

  云意抬眼看他,瞧见他不自然的神(shubaoinfo)色,已知他故作轻松,只觉得好笑,周围风清云朗,她没忍住,笑得双肩颤抖,末了接过花束捧在手中,看着零零落落的野花,疯长茂盛的野糙,哭笑不得。

  陆晋沉着脸问:“你看,我对你好不好?”

  云意憋着笑一个劲点头,“好,二爷对云意是极好的。”

  他这才放心,放过这一遭去看湖边景色。摸了摸手心,竟然渗出冷汗,不过是送个花说两句软和话,真不知自己紧张个什么劲。

  湖面上天鹅扑腾翅膀为争夺配偶擂起战鼓预备大战,对面飞来一群候鸟一眨眼落在糙丛间消失不见,又静又存着勃勃生机。

  云意伸手拨弄着一朵橘红色的小花,不经意间问:“怎么回来风珊湖,我以为……”

  “以为什么?”

  陆晋拉紧缰绳,将其格其往山坡上带,不走几步眼前便迎来一片开阔地,天与地连成一片,找不到边界。

  云意留有疑虑,细声说:“以为你再不会来了。”

  陆晋轻笑,“你当你相公是无用懦夫,败阵之地则永生不回?胜败乃兵家常事,要照这么办,西北一大半地方我都没法儿去。何况阿尔斯楞已死,大仇已报,连心结都谈不上。”

  云意点头,“二爷胸怀坦dàng是当世英雄,这一回是我眼界太低,我给二爷赔罪。”话未完,已将金色小花送上,要现学现用,当这是赔罪的礼。

  他歪嘴笑,拿了花夹在耳后,好一个威武雄壮的糙原汉子,瞬时变得娘皮兮兮。生生就是风流急色的西门大官人,骑马游城满街猎艳。

  云意掩嘴笑,“可别闹了,丑的很。”

  他却满不在乎,捏着她下颌令她仰起脸,方便他低头亲吻,吻过感叹,“今儿不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