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91页(1/2)

加入书签

  啊呀,胡太医手一抖,毁了飘逸玲珑一笔字。

  哪还敢磨磨蹭蹭重写一张,赶紧大笔一挥潦糙完结,身后有催命鬼,谁能不快?再取参片让她含在舌底,稳住这一口气,等他捏把汗,再施针保胎。

  情形就像是大师发功,道长施法,针入皮下半寸,可怜被扎得满身银毫之人还没知觉,等到太医满头大汗收针作罢,她渐渐能缓上一口气,坠坠发痛的小腹才好过些许。

  胡太医起身来,战战兢兢对着陆晋说道:“公主惊吓过度,加之体弱气虚才至于此,眼下虽暂时稳住,但还需安心静养,连服三日药,再行诊脉断症。”

  陆晋道:“不管你用什么法子,医好她,便记你一功,医不好,自己请辞药房捣药去吧。”

  他这等治不好病就要拿大夫开刀的人,胡太医见得多了,也懒得争辩,叮嘱其余禁忌事项,带着徒儿挥挥袖子走人,根本没将这群庸人放在眼里。

  俗话说得好,怕死不来当太医,没胆如何扎权贵。

  而云意累得实在说不出话,只能勉qiáng牵一牵嘴角,给他一个虚弱的笑。

  此夜不眠,宫中灯火未消。陆晋一行人留宿淑妃宫,而九华殿人流穿梭,凌晨还见哭声。原来是小宫女做错事,被太监拖出殿外杖责,一打就是四十大板,二十七就已没了声响,出气多过进气,一条命就随一声怒(shubaojie),香消玉殒。

  而陆晋的怒(shubaojie)火在见到乔东来之后达到顶峰,一只huáng玉饕餮纹镇纸扔出去,险些砸掉他半个脑袋。

  “废物!人没弄死,险些把夫人赔进去!”

  乔东来跪地磕头,咚咚咚把地板都要震碎,“奴才该死,奴才无用,万死难辞其咎。”

  “你一人万死有何用!”

  乔东来俯跪在地,浑身颤抖,嘴上开开合合只有短暂而模糊的音,辨不清字句。

  陆晋怒(shubaojie)火难消,能扔的都让他扔了满地。但再多惊怒(shubaojie)还得静下心来收拾残局,“余下的事情都安排好了?”

  乔东来连忙道:“都依照二爷的吩咐安排妥当,若是要查,也是查到王妃身上,绝不与二爷有一丝一毫的瓜葛。”

  陆晋道:“此事若再出纰漏,你自己清楚后果。”

  乔东来重重磕头,“奴才明白,务必做到万无一失。”

  “下去吧——”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