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92页(1/2)

加入书签

  云意道:“如今局势,我仍是不放心,过些日子还要劳你跑一趟太原,在我看来西北最是安定,还照旧(fqxs)例,京城王大员外迁居回乡,各路作证都给我做好,王大员外不能缺,人选如何还要看你。”

  德安皱了皱眉毛,不大能领会,“殿下这是……安排退路?奴才看着二爷很是牢靠,殿下何至于此?”

  “凡事有备无患总是好的。”

  “殿下既有此意,奴才必将此事办妥。”

  云意再次叮嘱,“不求快,但求稳。”

  德安点头,“奴才明白。”

  她望着德安一双极其漂亮的手,有些出神(shubaoinfo),“身边也就留你一个能用得上的人,恨不能将你分作三段。”

  德安道:“殿下大可以再选新人。”

  “瞧不上,信不了。”她或是吃药吃得容易困倦,没说几句话便累得厉害。略顿了顿,听德安忧心道:“殿下如此,不是办法,这孩子……”

  “这孩子好得很。”她倔qiáng,不肯轻言放弃。

  “行刺一事,虽未与二爷有牵连,但奴才觉着,总归二爷伸了手,不是主谋,也是幕后推手。殿下经此大难,还是忍么?”

  云意定定道:“自然是忍。装糊涂比说明白轻松得多,他心中已是愧疚难挡,撕开脸皮谁知后果如何。倒不如就让他独自悔恨,吃一堑长一智,下回再不敢算计到我头上。”

  德安久久不语,长叹道:“殿下受委屈了。”

  云意摇头,并不认同,“这算什么委屈,这孩子若真跟我有缘,便如何折腾都能留下,若与我无缘,也qiáng求不来。不过是尽人事听天命,他父亲所作所为为的也是他的前程,若心软,不要说二爷一人,即便我与你们也都是覆巢之卵,无处可逃。”

  看他愁眉不展,她便又轻松道:“让你去扮王大员外,为的不是其他,是为给我肚子里这个留一条后路。争帝位自古血腥,手足相残父子相争不在少数,大人受苦不要紧,不要连活下去的机会都不给小儿。若真有事,别告诉他父母是谁,就让他改名换姓,做个老实人吧。”

  德安听得惊心,“事情何至于此,殿下多虑了。二爷英明神(shubaoinfo)武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