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95页(1/2)

加入书签

  云意手边一杯热茶,是芳香浓郁的小叶贡眉,却没给程了了留一杯,私下见面,谁是主谁是奴,依然要分得清清楚楚,因而程了了自进门起便需立在屋中,直到云意赐座,她才能安安稳稳坐下。

  云意抬眼,略略打量她,见她高领长袖,却并非故意为之,而是隐忍难堪,已知她背后藏多少辛酸事,从前些许,早已经想不起来,更懒得计较。她开门见山,“我有话问你。”

  “是——”没能抱着琵琶,似乎增添了焦灼了情绪,程了了在云意不咸不淡地眼神(shubaoinfo)中有些手足无措,或许不放在心上,才是最令人无法忍受的轻视。

  云意却没想那样多,她身边只跟着个端茶递水的红玉,因此也无避讳,径直问:“世子爷那儿还是闹得厉害么?”

  “夫人指的是什么?”

  云意嗤笑一声,难得多解释一句,“你想是什么?我等着。”语毕端起茶盏,慢悠悠品着她的上品贡眉,要等程了了彻底认清形势、理清了脑子再说话。

  好在都是聪明人,程了了很快放弃了自己无聊的反抗,照实说:“前几日才抬出一对姑侄,一个是富家妾,一个是清白姑娘,都让折腾死了,满身的伤,不忍看。”

  云意放下茶盏,食指连同无名指一道敲击着引枕,没声响。

  “这对姑侄家里……还有人么?”

  程了了老实答:“听说是有的,仿佛在桐县。”

  云意自语道:“得抓紧查,顺藤摸瓜……越是穷困越是好办……”

  略等些许,云意另问道:“世子爷,房事上还是不能成事?”

  程了了不自在地拉了拉衣袖,眼神(shubaoinfo)闪躲,“多是不成,用了药也难成,正四处找寻世外高人,想求海外仙方。”

  “好……好得很。”没能忍住笑,她想得极快,想法当即已成轮廓,“以你的身份,陆寅少不得在你身边安排个专司监视的老婆子,等二爷出征……不成,等不得他出征,就在三日后,申时三刻,蘅芜苑外有丫头哭闹,你带着你那婆子仔细听听,过后未避嫌,我再不会找人联系你,你也当警言慎行,勿入陷阱。”

  原本话到此处,宴席就该散场。但程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