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98页(1/2)

加入书签

  当然,最紧要的还是在府中bào跳如雷的陆寅,丑闻闹得满天飞,人都击鼓鸣冤闹到顺天府,陆寅避而不见,却躲不过有人推波助澜,这事闹到朝廷上,着实难堪。最后是陆占涛恼羞成怒(shubaojie)助推一把,“罢了罢了,顺天府尹没能耐,那就等三法司会审,是黑是白,本王等你们辨清楚查明白。”

  这话能说得出口,可见从没在京城官场里混过。人都道锦衣卫手黑,东西厂暗无天日,但刑部又能好到哪去?下黑手造证据冤案冤狱罄竹难书,天底下掌刑司的谁gān净?管他读书多还是读书少,谁和谁都是一丘之貉。

  云意吃着小核桃,一刻也不懈怠地补着脑,“刑部那帮人你熟悉,欺善怕恶,没一个硬骨头,甭指望他们真能查案。不过这事儿嘛,本也不指望三法司会审出个青天大老爷。这个时候嘛……就该用点儿旁门左道的办法。我怀着身子,要做个实诚人,叼毒法子就只可意会不可言传啦。”

  德安嘴角有短暂笑意,一闪而过,“奴才懂的,明儿找几个说书人茶楼里开架势,没等差爷来,必定传过江北去,让世子爷一辈子都洗脱不开。接连再提溜个厉害师傅,把宫里头往年专用的‘好药’都给送进去——”虎(fuguodupro)láng药,能“解燃眉之急”,也能把人身子掏空,拖得长久了,势必要内虚而亡。

  云意满意地笑,越来越中意眉清目秀的小德安,身边有个得用的人,真比金山银山都可贵。只可惜大多数人都选择地底掘金,极少数人能担伯乐。

  “德安大人当世无双,远超先贤。要不我也给大人许诺封侯拜相、加官进爵?你想要什么职呀?”

  德安眼神(shubaoinfo)里藏着嫌弃,“都是分内事,奴才不敢邀功。”

  云意也不怕他听见,咕哝说:“就你这样爱推脱的才最难伺候——”

  “奴才不敢——”全然是敷衍人。

  云意吃两颗薄皮小核桃,终于想起正事,“陆寅知道是你了么?”

  德安道:“大张旗鼓地去桐县找人,世子但凡还有电脑,知道派人去查,必定能查出来是殿下暗下重手。”

  她颔首,“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