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99页(1/2)

加入书签

  又是惯用招数及固定套路,斗不过外人转而把怒(shubaojie)气都往女人身上撒,谁让你是女人?位置再高身份再好仍旧(fqxs)是附庸,附庸便是活该忍气,活该受苦。再想起身边另一个女人,明知她身份复杂,却又抵挡不住诱惑,这一辈子女人用过这么多,唯一丢不开手的也就是这么个程了了。

  但她身边遍(fanwai)布眼线,若有异动,绝不会无人来报。

  心中暗自咬牙,一切都因顾云意那个贱人,西陵地宫害他不死不活,到现在还不肯放过,陆晋一走便耍尽yin招,现如今还不知在何处得意。但闹大了又如何?天底下还有谁能判他徒流之刑,恐怕就连肃王也没这个胆。

  无非是想往他身上泼污水,洗不掉污名,正好给将来的“圣明君主”让位。呵——想得倒是轻巧,她乐意玩,他奉陪到底。老二不在,想要弄死她一个女人还不容易?

  他心中已有了主意,要一劳永逸,取她性命。任徐氏如何哭,如何苦求,通通置若罔闻。

  谁晓得未来是不是螳螂捕蝉huáng雀在后,一切波折都不要紧,对云意而言,只要他顺利入套,她自然玩一出瓮中捉鳖,但究竟谁是螳螂,谁又是huáng雀?

  ☆、第103章诱因

  壹佰零三章诱因

  “那丫鬟霜儿也就十二三岁年纪,原就是在王府里当差的。殿下嫁过去,一时缺了人手才将她提拔起来。老子娘都是王妃陪嫁,只不过近年来不大得用,便落得些零落差事。若是有心人要查,那可都是清清楚楚,没得文章可做。”红玉搬来个小杌子坐在塌下,一面说话,一面给云意捶腿,她身子重,小腿渐渐浮肿,下地都难,“早些时候因骂了她,在院子里墙根儿下躲着哭,让程姑娘身边的钱老婆子瞧过一眼。听德宝回话,钱老婆子把霜儿叫到跟前儿说了好一会子话,现如今霜儿跟着咱们到宜安公主府,这几日找机会出去好几回,想来是又搭上线了。”

  云意躺得僵了,慢慢挪一挪地方,听门帘外抖落细微脚步声,绿枝端一碗温热的牛ru进门来。她鼻子灵得很,大老远闻着那味儿便反胃得厉害,摆摆手连话也没来得及说,就让绿枝赶紧送出去。

  红玉站起身给她拍背,再端热茶来给她压一压。缓上好一会才舒坦下来,再吃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