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02页(1/2)

加入书签

  她身上一股子细细绵绵苏合香,追寻过去,源自屋中一尊博山香炉,是个千年古物,原本是坤宁宫的摆件,不知怎的让陆占涛收拢起来,塞到长泰公主府。

  陆寅哼哼一声,眯着眼把她从头打量到尾,没半点恭敬。顾云音却没放在心上,只管抿着酒,任他鉴赏。

  陆寅道:“谁知你是不是连环扣,与她玩一出假假真真、虚虚实实。”

  顾云音心底骂一句蠢货,面上半分不显,“自那一日九华殿遇刺起,我与她已是水火不容。虽说后来追根溯源牵扯上王妃娘娘,但此等伎俩,明眼人如何看不出来?必是她与陆晋二人láng狈为jian欲使你我鹬蚌相争,她去坐收渔利。”她与陆晋之间的私怨半点不提,她是如何勘破,如何想明,全然一笔带过,也就拿来糊弄糊弄陆寅此等人而已。

  但她若想成事,便需要盟友,陆寅就是不二人选。

  进而冷冷笑道:“她不仁我便不义,不过是斗个你死我活罢了,二十几年都如此过来,害怕她一个小丫头不成?”

  “好,好气魄——”陆寅击掌相贺,“公主有此决心还怕不能成事?陆某愿倾力相助。”

  顾云音盈盈举杯,“云音此番,先行谢过。世子爷惊才绝世,他日必成大业。”

  这话旁人说都不过尔尔,但她不同,她是前朝公主,是见识过内宫繁华先帝举止之人,谁人说都是奉承阿谀,偏是她,听进耳里一字字都当了真。

  他饮着酒,昏沉沉想来,父王迷(xinbanzhu)恋顾云音并非偶然,就连老二那个大老粗,不也沉迷(xinbanzhu)温柔乡?顾家的女人,天下第一等的尊贵,确确实实不同。

  另一方,琴也尽了,心也尽了。

  “绿蚁新醅酒,红泥小火炉。如今也难有此意境。”她心痒痒,想趁着天色与落雪,饮上一杯,也恰好有人陪,有话絮。

  蹬蹬蹬,先一步有人快马来报,自后门匆匆入府。德安亲自开门去迎,原来是个叫竹山的小厮,这两年跟着德安办事,让调教得极懂规矩。身上虽还沾着尘土,气也未喘匀,先跪地隔着将将支起来的六扇门屏风行上一礼,“奴才竹山,见过坤仪公主。”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