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04页(1/2)

加入书签

  竹山又道:“长泰公主身边大丫鬟留霞临走塞了个小匣子给小的,说是要jiāo予殿下。”

  绿枝取过来,将jing巧繁复的景泰蓝盒子打开,原来里头是一方白帕,绣的是海棠花开。云意摊开来,细看去,角落里还绣着四个字——尔类其母。

  当即一口气上不来,堵得胸口发闷,抓了盒子就往对面墙上砸,听了个响动,哐啷一声带倒了cha着两支红梅的山水瓶。竹山支着手楞在当场,绿枝连忙上前来为她顺气。听她痛心疾首,“主子没用,才连累下人受苦!”

  绿枝急急劝道:“殿下千万仔细身子,若真气坏了,德安大人该如何自处。”

  云意闭了闭眼,喘上这一口气,缓缓道:“大夫看过了么?”

  竹山道:“正在来的路上,师傅人还清醒着,说是无大碍,请殿下安心。”

  云意叮嘱道:“开库房,不吝什么,能治好了他,什么仙药都使得。”

  竹山磕头跪谢,“小的替师傅叩谢殿下恩赏。”

  云意疲累地摆摆手,“去吧——”

  好一个“尔类其母”,既是打她的脸,也要戳她的脊梁骨,她这辈子还没被人如此ru过,哪里能咽的下这口气。定是日夜煎熬,恨不能明日就掌她的嘴、治她的罪。可惜如今优劣颠倒,身边再没有父皇庇佑,而顾云音却得陆占涛捧着,可说是千依百顺,万般讨好,要想拿下她,并不容易。

  德安却像是猜中她心事,养了三日就下地,一瘸一拐地来了她房里。坐也不能,更不好趴着回话,只能让竹山扶着,但就是这样艰难受苦的时候,他也能站定了,不歪不斜。

  “殿下稍安勿躁,需知冲动勿事。再而二爷出征在外,殿下又还用着药,这时节不该与人再起冲突,万事等二爷回京再做打算。”

  云意窝火,脱口而出道:“用不着你管!”

  德安抿着唇,没说话,难得一次抬眼正视她,狭长透澈的眼眸里透着一股难言的倔qiáng。

  没料到这一回是她败下阵来,避开他目光,淡淡道:“我不出手,她也必不会善罢甘休,怕就怕她拉上二爷,他带兵远征在外,我真是……”

  德安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