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11页(1/2)

加入书签

  云意站起身,突然在他脚下跪地不起,他要拦,她不肯,一定拜过这一拜才直起腰,跪坐在地,仰望他,“但求侯爷……手下留情,为我顾氏一家留一息香火,将来或是让他南下安南国,或是北去高句丽,从此隐姓埋名,再不问世事。”

  “唉,你这又是何苦呢……”他蹲下身揽起她来,内里少不得五味俱在,许多心事不堪言。

  他继而说:“世事难料,成与不成都看天命。我这里且应了你,若有可能,则必重诺。”

  她点头,擦了泪,忽而不明白究竟悲从何来。

  陆晋道:“咱们尽早搬进侯府,地方都已经挑得差不离,总之是离王府越远越好。”

  云意问:“不再重新建府了?”

  “如今城内空置的府宅多得很,挑一间好的摘了牌子就是。也不拘什么风水格局,我去了,任是大凶之地也成兴旺之宅。”

  这人在衣食住行上,却都不大讲究,再同她说:“不过你二姐在,我总是不放心。过几日派胡三通领兵西行,入蜀地,赶跑了早先占地威望的顺贼许义,正好在四川驻兵,以备不时之需。”

  云意不甚赞同,“这个时候分兵,恐怕不妥。”

  陆晋自有判断,“你放心,南京与江北各怀鬼胎,要联合起来绝非易事。对付贺兰家,四成兵力已足够。”

  他早已经成足在胸,从未将贺兰钰那位书生公子爷放在眼里。战场上的事他更有远见,她不好多说,便转了话题,娇声道:“我这里还有一桩正经事,二爷可得给我办好了。”

  “夫人有事,我必定赴汤蹈火在所不辞。”

  “倒也不必你赴汤蹈火,只不过需你翻翻书,写写字。”

  他不解,打完了仗就懒得费脑子再想其他,她捏他一把,面含愠怒(shubaojie),“冬冬满月都过了,还没个正经名字,你这个做爹的就一点不着急?”

  他适才恍然大悟,连忙赔笑道:“着急,着急……夫人息怒(shubaojie),我这就翻书去。”

  头悬梁锥刺股,折腾了三天三夜,才终于拟出一个“泽”字来,捧着书咬文嚼字,“泽者,言其润泽万物,以阜民用也。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