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12页(1/2)

加入书签

  绿枝让吓得泪流不止,牙齿紧咬下唇,叫自己没办法哭出声来。接连不断地磕头,想在盛怒(shubaojie)之下的陆晋手中求一条活路。

  夕阳落尽之前,血红微光慢慢移动,将暗影都留在身后,也同时将他僵直挺拔的影埋在晦暗中。

  绿枝猜不准黑暗中他是何种表情,会又何种动作。

  久等不来,连恐惧都懒得持续。收尾处等来他平静依然,仿佛方才的bào怒(shubaojie)只是他人错觉,他依然故我,摆摆手,“下去吧。”

  根本不必叮嘱其他,身家性命通通在他手上,她必然尽心竭力以求苟活。

  等到人影散去,他艰难起身,莫名蹲下身去拾地上碎瓷片,一片片捡起来,拼不回一个完整的茶盏,也拼不回瞬间撕裂的胸腔。

  但他做得尤其认真、格外专注,事情做完了,抬起头,才发觉浑身乏力,需得坐会原处好生将养。

  直到夜幕拉开,四下寂寥陡生嘈杂,听乔东来回话才知道,查gān自永安侯府将二夫人抓了过来,只听人说这是个做药膳的厉害人物,才不管身份几何。

  他问询赶来时,正厅里云意正指派红玉去将发髻散乱衣衫láng狈的永安侯府二夫人周氏搀起来,自己口中只轻轻巧巧一句,“都是下人们不懂事,冒犯了夫人,我定要好生罚他们一回,让这些个平日里欺上瞒下的东西也知道知道厉害。”

  再瞧她啼哭不止,少不得要再出言安慰,“夫人快擦擦眼泪,这是我的不是,我这儿便给夫人陪个不是,还请夫人大人大量,原谅我这一回。”

  话都说道这份儿上,再哭就是给脸不要脸。余家人经此一劫,知道陆家这位二爷是个霸道人物,再也没胆量闹腾,从前口口声声的气节?早藏在眼泪后头。

  周氏低头一拜,擦了擦眼角,哽咽道:“是臣妾的错,臣妾原早该来伺候殿下,只不过家中事忙,一时脱不开身,才闹到今日。还劳动齐颜卫查gān将军亲自来请,真是罪过。”

  云意适才勾了勾唇,对周氏的卑微乞怜尚算满意。一抬头瞧见门边站了许久的陆晋,见他恍惚中沉默(zhaishuyuancc)不语,心下已有了思量,面上仍是笑,脆生生开口道:“二爷来了,正巧我这里来了客,是永安侯府二夫人,说起来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