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17页(1/2)

加入书签

  “想来江北若想求南京支援,恐是不成的。再而两江水师前身乃巢湖水师,在太祖起兵之时立下大功,近年来虽久未出战,但想来船舰与火pào仍在。要说早先不曾重视两江水师,近年来因天下三分之势,贺兰家也早该cao练起来,以求划江而治。说到朝廷里……能领一支骁勇水师的倒真没个合适人选,可见人丁凋零。不过原巢湖水师主将容青,有后裔仍留在京城,二爷若有意倒是可以见上一见,容家将才不少,就是都不大会说话,老让人抓住错处,再大的官也能一级一级贬斥下来,近些年似乎心灰意懒,都不再理会军政之事。”

  他扯了他袖边锦帕改在眼皮上挡光,听完大约是赞同,“容青此人早有耳闻,如今仿佛只剩下一重孙容岳还有几分本事。”

  云意乐呵呵问:“如此说来,我这算是说得好还是不好呀?”

  “马马虎(fuguodupro)虎(fuguodupro)——”

  她着急,“那烤全羊还给不给?”

  “光会吃——”少不得要嫌她。

  “又不是头一日见我,今儿才知道我爱吃呢,可惜晚了,已做了河东狮,概不退还。”说话间已捏上一颗酸梅往嘴里送,至半道让人截胡——被他仰起脖子衔走了,囫囵吞下去还要说:“酸得倒牙。”

  她气闷,“我喜欢的东西,偏都让你糟蹋了。”

  他抬起手,坏心地捏住她嘴唇,判定她,“撅起嘴能挂油瓶。”

  她左右闪躲,他无心恋战,双手枕在脑后,闭着眼熏然欲睡。

  她便开始吃梅子,一颗接一颗。直到他突然出手,一只手治住她两只腕子,鼻子里轻哼,“还吃?”

  “喝茶总要配果子。”

  “你这样爱吃酸的,莫不是又有了?”

  这话像是一声惊雷,让她愣在当场。陆晋坐起身来,吩咐红玉连夜去请太医,再看她那副浑然不觉的样子,少不得要拿指头敲她,“原不该给你额上写个傻字,如今应验了,竟傻得连有没有身子都分不清。”

  她呆了半天,呐呐道:生孩子太疼了,我不想生。”

  听得他心疼,柔声安慰说:“别怕,这回我守着你,再不让你一个人疼。”

  想到又要受一回苦,不禁悲从中来,这便揉着眼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