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22页(1/2)

加入书签

  二人闲聊,云意嘱咐他,“我听说南边还要更热,便将松花米分也备一些,让乔东来按时给二爷上药,省得让铠甲捂坏了。”

  陆晋嗅了嗅身上松花米分浓郁的香气,忍不住轻笑道:“还真当我是个孩子,跟冬冬一个样?”

  云意随手打散了他打湿的头发,再拿牛角梳重新梳通了,自镜中倒影与他相会,双双相视而笑,“冬冬比你还省心些。”

  “我有何处不省心?但请夫人说来听听。”

  拿着牛角梳的手停在半道,浅笑过后,仍有忧愁上心头。“这回出征,我总觉着不放心……”

  他心中虽有不安,但既然她已忧心,他便不能显露,只说是:“打仗罢了,这么多年早该跟吃饭睡觉一样熟悉。真不知你愁些什么,难不成是怕我打南边领回来个秦淮美人?”

  “浑说!我本来要与你正经说话的。”她利落地将他松散的长发再梳成髻,末了再扯散些,“要睡了,松一点好,明早换个厉害师傅再给二爷梳上去。”

  “哦?我只认你一个。”

  “那可不一定,这不是要去寻江南美人了么?”

  “闻见了,好大一股醋味儿。”陆晋起身跟着她往chuáng上去,背后的野láng刺青沾了松花米分,没了往日的凶恶,倒是多了几分温柔与怂包……

  掐着算着,时间过得奇快,转眼就到出征之日。

  陆晋照例不许她出门送,也不晓得是什么怪癖。在屋子里抱过了冬冬,与他哦来哦去的父子对话,最后来抱云意。

  手臂一抬,将她带离地面,临空抱起来端在双臂之间。再往上抬一抬,居然能高过他半个头。

  “小矮子,眼下终于不用仰脖子看人了。”

  临别的玩笑话,管它什么字都能催出泪来。云意根本没听进去,只顾着红着眼流着泪,哽咽说:“二爷可千万保重,出去是什么样,回来就得什么样,不然我可不饶你。”

  娇娇软软一席话,再是铁汉也被注满柔情蜜意,望住她,久久无言。

  半晌,长叹道:“你可真是个麻烦jing。”

  没她的时候,上天入地利落gān脆,有了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