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25页(1/2)

加入书签

  huáng昏已尽,黑暗渐渐笼罩大地。

  风透进窗,chuigān了她眼角泪痕。

  云意渐渐平息,接过他手中热茶,深深饮上一口,闭着眼长叹道:“我晓得的,若是真刀真枪,二爷大军在握,不至于输得一败涂地。他们既然把手伸到军中,为了陷害他不惜做出通敌卖国之事,事已至此,必有后招。但如今他们占尽优势,难不成你我只能坐等鱼ròu?”

  德安眉心深锁,沉默(zhaishuyuancc)不语。

  她放下茶盏,依然陷在焦灼的情绪里,“还有冬冬,我自己受再多苦都没所谓,只怕他,哪怕受丁点委屈我也忍不得。”

  “殿下,事情还不至于此。”

  “不,你不明白,他们绝不会轻易放过我,二姐不会,陆寅更不会。”

  “那就走!”德安突然提高了音调,声如洪钟。

  云意抬起头来,眼中茫然,“走?走去哪儿?”

  “天南海北,离了京城,处处都是世外桃源。”

  他忽然脱口而出的话将她惊在原地,离开?这似乎是她心心念念多年之夙愿,因此对她而言应当似毒药似蜜糖带着巨大的不能抵抗的诱惑,但当这一刻直面诱惑之时,她却不能如想象之中的不带犹豫地点头答应,她与陆晋之间的羁绊远比她认知内的更深更远。

  她不能没有他,直到这一刻,她才真正意识到对她而言,陆晋的不可或缺。

  于是坚定地摇头,“我不走,要走,也是为他。”

  德安眼中前一刻的悸动已如cháo水褪去,余下是如往昔一般的沉静安然,松开手,远离她,“殿下与二爷都是有福之人,必能逢凶化吉。泽口一战究竟如何还需仔细打探,奴才要再去见一见gān爷爷,问问对策,殿下看如何?”

  “没得办法,能用得着的,仿佛也只剩下冯宝。”

  德安点点头,无声无息地退了出去。

  到门外,因站得太久,左腿钻心刺骨地疼,但他也不过皱一皱眉,招呼竹山,“走吧。”

  更不必扶,一个人固执地走在前头,路上用力地握住了掌心,刚刚凝结的伤口再一次崩开,血透过雪白手帕浸出一片触目的红。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