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27页(1/2)

加入书签

  不知过去多久,德安终于弯下腰,在她脚边磕头,整个人如同秋后最后一片叶,在瑟瑟寒风里摇摇欲坠。

  “奴才……遵命……”

  她亦眼眶湿润,凄然道:“如此大厦将倾之时,我能信得过的也唯有你而已。德安,若有机缘,必会再见,若苍天无情,便也无需自伤,放开来,安心度日。”

  “殿下放心,奴才必不ru命。”德安满口苦涩,有些话不堪言,有些事不忍说。

  云意淡笑道:“你那个小徒弟很是激灵,你走了总要留个人给我跑腿传话。德宝那小子不顾这头的事儿,留他去见冯宝,倒能混个脸熟。”

  “是,奴才这就叫他进来回话。”

  “这倒不必,你放心去,我这里……总归是记得你的好的。”转过脸唤红玉,神(shubaoinfo)色如常,“把冬冬抱过来,听说昨儿夜里哭了一宿,可折腾坏他那些个老嬷嬷了。”

  红玉轻声应是,一转眼的功夫便领着奶娘,把包裹得严严实实的冬冬抱到屋里。

  云意身上无力,接过冬冬来也抱不长久,还是得靠德安。

  他熟稔地将称手的小胖子抱在怀里,让他脸冲着云意,又是一阵呵呵的傻乐。

  她伸手点一点冬冬眉心,口中说:“小傻子,怎就光会笑。”过后是长叹,再低头望向自己腕间戴了小半辈子的碧玺手钏,才将将撸下来要塞到冬冬襁褓之中,忽而犹豫,低眉沉思,复又收回来,淡淡道:“要走就走个gān净,留着些做什么,除了惹麻烦也没其他用处。”

  继而落寞地将手钏再带回细瘦的手腕上,抬头看德安,“我这里自然会再想法子,你先行一步,若有机会,我再绕道去太原寻你们。”

  德安颔首,已甩脱了先前伤怀,“殿下千万保重。”

  “你也保重。”她自案上笸箩里随手捡一朵堆纱宫花在冬冬面前晃了晃,惹得他伸手来抓,她便顺势给了他,笑中带泪,“你也保重呀小冬冬。”

  稍顿,吩咐德安,“快走,千万别回头。”

  他默(zhaishuyuancc)然,保稳了冬冬旋即转身大步向外,当真头也不回,半刻犹豫也没有。

  也就是在门帘挑高又落下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