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28页(1/2)

加入书签

  云意暗自警醒,面上装出云淡风轻,极力要将过去恩怨淡化,“世子爷如今光风霁月,又何必自苦于过去——”

  “光风霁月?”她的话还没说完,他便已然转过身来正对她,露出一张清癯yin柔的脸,“公主说光风霁月,着实抬举在下。不过,如今这光景,我也可勉qiáng算作‘光风霁月’,只因公主‘落魄不堪’。”

  她勾唇笑,迎上他慢慢刺来的锋刃,“世子爷过誉,身虽‘落魄’,但难称‘不堪’。”

  陆寅道:“如何才称得上不堪?”

  云意道:“我身上决计用不上‘不堪’两个字。”

  “你倒是自矜自傲不改往常。”

  “比不得世子爷谋段高jing破釜沉舟。”

  陆寅上缓步上前,带着猎物已在爪下的悠然自满,要与她玩一场猫捉老鼠的无聊游戏,“世人皆凡品,能在生死之间毫无惧色,公主之胆色,陆某佩服之极。”

  “愿赌服输,本无怨由。”

  “呵——好一个愿赌服输,说来容易,但放眼世间几人能做到?”

  “世子爷难道不是?”她抬高眼望向他,眼底含笑,语带深意。

  陆寅将这一笑看做挑衅,忽然间抑制不住膨胀的情绪,伸手便扼住她脖颈,虎(fuguodupro)口对住咽喉慢慢使力,几乎要将她临空提起来。更bi得她面红,呼吸艰难,眼看就要被他活活扼死的档口,又忽然间放手,任她似枯叶一般跌落在地。

  也就是在此刻,他终于体会到眼前此人的柔软易碎,同时享受作为qiáng者徒手cao控生死的qiáng烈快感。

  他就站在她面前,自上而下,眼含轻蔑,俯视她。“害怕吗?慌张吗?频死挣扎是不是很有趣?那年在西陵地宫,我的熬过的苦比你方才可怕千万倍。到如今,你来说该如何报偿你曾经犯过的错,嗯?说啊!”

  她护着咽喉只顾咳嗽,他没能得到预想中的回应则愈加bào躁,一手抓住她长发,带着整个人往后拖。

  云意只感觉整个头皮都要被他掀起来,疼痛令人无法思考,只能跟随本能,双腿乱蹬,身体后倾,口中一遍(fanwai)遍(fanwai)求饶,却换不来对手分毫慈悲。

  他将她拖到内堂,里头一张雕龙刻凤的六柱chuán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