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29页(1/2)

加入书签

  他捏住她下颌,将她带着掌印的脸扭转过来,正对自己。

  云意没所谓地问:“世子爷不怕重蹈覆辙?”

  他打她一巴掌,她必要如上一回换图之时一般,千百倍地还回去。

  陆寅yin狠地笑了笑,鄙夷道:“老二已死,凭你?再逃不出我掌心。”

  “我劝世子爷凡事留一线,为日后计。”

  “别以为我由得你哄,你这样的叼毒贱人,但凡手下留情你日后必然恩将仇报。”

  话音落,她竟还能笑起来,调侃道:“没料到世子爷竟知我如斯,真是受宠若惊。”

  明褒暗贬,他不在意,食指抹开她嘴角嫣红的血,再送进口中抿上一回,仿佛是缅甸芙蓉烟,吸上一口即刻登仙。

  他脸上陶醉的表情,深呼吸时的气息,每一分都让她作呕。

  回味过后,他睁开眼,上上下下打量她,目光如同湿冷的爬虫,令人遍(fanwai)体生寒。

  “公主这样好的模样、如此婀娜身姿,若就此做了寡妇,岂不可惜?”

  云意嘲讽笑道:“原来如此——”

  陆寅道:“我与公主缘深难离,如有地狱,我自当领你去。”

  ☆、第118章退路

  一百一十八章退路

  她脑海中冒出来不过如此四个字,说到底男人欺ru女人,左右逃不过如此下作手段。

  意料之中,却也不能甘愿。

  若能死,宁可腰斩于市图个痛快,好过如此钝刀割ròu慢慢凌迟。

  幔帐上的折枝莲花细致jing巧,栩栩如生,世间最好的绸缎都被搜罗至此,一寸一两金的缎子让她裁开来做了chuáng帐。掌心再往下滑,锦缎柔软的触感贴合皮肤,让人生出一点点懒,一丝丝无望。

  她不再多言,仅仅垂目看他,目光中尽是鄙夷。

  他陡然bào怒(shubaojie),毫无意外地开始撕扯她外衣,急切地、匆忙地企图剥夺她作为女人最后的尊严与自傲。

  裂帛声似刑场中鼎沸人烟,又似战场上往来嘶吼。她听见心跳,砰砰如擂鼓,不知是她的,还是属于喘息不定疯狗一般失控的陆寅。

  他涨红着脸触碰她柔软洁净的身体,怒(shubaojie)吼道:”我要活着,那时候我就知道拼了命我也得活着,活着才能报仇,才能将你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