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31页(1/2)

加入书签

  “我确确实实是疯了,再不能回头了。”她望着镜中的自己,泪如雨下。

  “唉——”冯宝长长叹息,久久才道,“殿下打算去何处找?泽口战场上一个个尸体翻开来看,还是到下游乘船捞浮尸?殿下既已将小公子送走,便已知当下艰险,多留一分就多一分危急,又何苦执迷(xinbanzhu)不悟。”

  “便如二姐所说,我已然疯了,多说无益。”

  顾云音上前一步,厉声威吓,“由不得你!”

  云意再要说话,突然被冯宝按住双肩,那力道大得令人无法反抗。

  她紧抿双唇,静静看着顾云音。

  不止她,这世道,谁人不疯?

  ☆、第119章骨ròu

  一百一十九章骨ròu

  冯宝与顾云音早已商议妥当,若与云意僵持不下,则由他来唱白脸。

  此二人jiāo换眼神(shubaoinfo),各自心照不宣。

  顾云音扔下一句,“疯够了就想想清楚,找死我绝不拦着。”转身便走。

  留下冯宝语重心长,“殿下如向出城南下,眼下唯有借长泰公主之力。微臣虽官复原职,但其间诸多牵绊,恐力不从心。”

  云意迟疑,“你是何意?”

  冯宝道:“虚与委蛇,以图后计。”

  但前路不知,她忧心忡忡,“二姐的人必定会将我送往安顺,届时还能如何回头?”

  冯宝道:“所以要快!趁贺兰小将军还在泽口督战,他对你用心至此,势必要先在泽口相见。到时候殿下苦求,他必然心软。”

  她摇头,不能信,“他不是轻易心软的人。”恍然间再看冯宝,见他目光深沉,亦觉不对,“你在骗我,见了贺兰钰,我更没机会出走。”

  被拆穿,冯宝面无愧色,坦然道:“留下来只剩死路一条,南下还有求生之机。乱世求生,活着比什么都重要。殿下吃过苦,这道理应比微臣清楚。”

  云意恍然,呐呐道:“我只想去找他——”

  “殿下顿失挚爱自然痛不欲生,但人生何止十数年,殿下还小,该学着向前看。”

  她却隔着一层水雾望向他,忽而问:“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