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35页(1/2)

加入书签

  桌上仅有一两万ròu臊面,哪里来的一桌宴席,他又在哄人。

  贺兰钰说:“瞧你,瘪嘴做什么?我这是想起来,早些年你总看着这些粗糙小食馋嘴,宫里管得严不让碰,你总要闹一回。”

  她站着发愣,他抬眼看她,轻笑道:“总不至于,你我之间连吃一碗面的缘分都不剩。”

  她咬紧下唇,在原就苍白的嘴唇上留下深深的印。等了许久,等来他一声长叹。

  她最终落座,看青瓷碗里汤清油亮,手擀面不粗不细劲道正好,ròu臊肥瘦相伴两两相宜,又与酱料纠缠在一处你我不分。溢出的汁液,一分与面汤糅杂融合提起一口浓香之味,一分自成一派孤芳自赏。最后撒上细细的葱花,为略显单调的色泽添一处盎然新绿及扑鼻浓香。一碗面做出十分味,不经十几年雕琢,任是天赋过人也端不上桌。

  但这些与她而言,终究是làng费,连日来食不知味,她几乎怀疑自己早已经没了味觉,废了舌头。

  贺兰钰看着她,亦不动筷,“吃不够表哥这里还有。”

  在他的注视下扒拉两口,到最后实在挨不住,不争气地连串落泪。

  他目光沉沉,看着她,等她哭完。

  她抽噎着问,“陆晋……陆晋他到底怎么了?”

  贺兰钰没能留情,开口来,以平实的字句讲最残忍的话语,“箭是我she的,正中胸膛,再落于马蹄之下,他没命活。”

  “不,他不会死!”云意倔qiáng地拿手背抹着眼泪,抽噎着反反复复叨念,“他答应过的,他会回来,他不会扔下我一个人。”

  “他不死,落马的就该是我。”

  最残酷的谜底被揭开,谁也不忍心多看。

  云意低下头难过,却必须忍耐。

  贺兰钰长长叹息,莫可奈何,“在你心里,我终究是及不上他。”

  她答得笃定,“在我心里,他不必与任何人比。”顿了顿,提上这一口气,继续说:“表哥就是表哥,我对表哥的情义,这些年从不曾变过。”

  “不巧我的情义变了,我再不要与你做表哥表妹。”他捏紧了拳头,按耐住胸膛里翻滚上涌的心绪,面无异色,但心有异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