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39页(2/2)

加入书签

存,能依稀分辨出这便是二爷身边最得力的曲鹤鸣曲大人。

  乱世浮生,生生死死他经历的多了,今日来的新兵,明日就横死沙场。但他与曲鹤鸣十几年前就认得,他不喜欢他身上那股酸腐文人的派头,曲鹤鸣看不上他们这帮子大字不识的关外武夫。但兄弟是真兄弟,感情是过了命的感情。

  他仿佛自出生起就不曾哭过,直到昨夜,他亲手拼出他,过后独自一人躲到山坡后大哭一场,呜呜咽咽让月亮笑话。

  想想真是没脸,恁大个人了,哭得眼泪鼻涕满脸,传出去还要不要做人。

  帘子被撩开,他急忙转开脸,藏起通红的眼眶。

  云意找这家媳妇借了一套gān净衣裳,一水儿的大红底子绿头巾,能找出头绳儿来扎上两股麻花辫就算簪了花。要不是一张脸长得过于娇媚,乍看下可真与当地农妇没两样。

  但她根本不在意这些,西北的风gān冽如刀,高粱地里一片荒芜。驴车与她擦身而过,丁零当啷响一路。

  她跟着查gān一道出现在陆晋面前时,他胸上还裹着绷带,只在外头罩一件厚实衣裳,坐在炕chuáng上与人下棋。

  这屋子并不比云意住的好,除开四面墙一张炕,再没其他。

  陆晋执黑,一粒子提在指尖,大约知道是查gān来,漫不经心要与他闲话,甫一抬眼却瞧见他身后的云意,瘦小的身体裹在厚重的大棉袄里,成了个滚圆模样,jing致俏丽的五官被红头绳绿头巾衬得艳俗,却偏偏成就他一生永难忘的场景。

  泪水滑过面颊,默(zhaishuyuancc)然打湿了衣襟。她自进门起就含着哭,现下落了满脸,活像个受了委屈的新媳妇。

  千里追夫,到跟前来却显得滑稽可笑。

  他手上的黑子落地,打破了沉默(zhaishuyuancc)凝滞的时间。

  她忍着泪,深呼吸,缓过最酸涩那一刻才说:“家里不大太平,我待不住,就跑出来找你。二爷别怪我任性……”

  他仍呆坐在原处,只不过红了眼眶,沉沉如夜的眼,再没能离开她。

  其余人都自觉地退了出去,将久别相逢的悲喜都留给他们。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