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42页(1/2)

加入书签

  云意坐在镜前梳头,陆晋神(shubaoinfo)色如常,还能抽出空来与她簪花玩笑,唯独笑容背后横生落寞,最终只落得一句,“打仗么,总是要死人的。”

  “二爷……”云意抬眼对上镜中人,他就立在她身后,只在镜中留半个影,及一只提刀开弓的手,为她添上一朵旧(fqxs)宫花。

  这天下由一群疯狂的野心家撕咬瓜分,牺牲的却总是底层蝼蚁小民。谁的登天梯不是白骨累,权利背后从来没有善,只有恶。

  这条路荆棘满布,诱惑丛生,她不知如此执着地走下去,到最后结果是好是坏,兴许她与他双双面目全非,也许永远也走不到终点。

  云意的心上蒙一层灰,再不如早年间的信心勃勃。她被现实磋磨、伤害、碾压,最终不得不妥协,不得不承认人生的残酷、命运的无常。

  近来时常梦到儿时旧(fqxs)事,或许正是源自于内心的恐惧与逃避。

  她想回到哪里,连自己也认不清。

  然则因祸得福,辗转漂泊许久,她竟是在凤台镇与陆晋拥抱一段好时光。于她而言,这段时日并无忧心事,如何反攻、如何篡位通通jiāo给陆晋去头疼,又因他早已遣人北上太原安置幼子,剩下她闲来看山看水,下棋饮茶,终能品一回悠然南山下的恬静安然。

  三月三上巳节,开chun相庆之日。所处之地虽说破落简陋,但总不缺云意这类在落魄不堪的岁月里也能逍遥自在的人。屋中遍(fanwai)cha兰糙,餐桌上多一味野菜一壶屠苏酒,更有娉婷佳人举杯相贺,“书名荟萃才偏逸,酒号屠苏味更熟。节后chun满人间,万物勃发,借此良辰美景,我敬二爷一杯。”

  陆晋原是忙得焦头烂额,两地兵马调动,传讯本就艰难,更何况眼下还需避人耳目,许多时候一队人出去,也不见得有一人回。更要自筹军饷,估量敌情,还需与贪婪狡猾的额日敦巴日周旋,没一件顺心事。但停下来遇上她毫无尘垢的笑,未经意时笑容已浮上嘴角,随她举杯,“也敬公主。”

  她笑盈盈心无挂碍,“再有多少烦心事,都先放一边,且陪我过节再说。”

  “真真霸道——”

  “咦?你难道头一天认得我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