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43页(1/2)

加入书签

  陆晋玩笑说:“夫人给我下什么咒呢?永不变心还是三生相守?”

  “都不是——”

  他挑眉,随手揽她入怀,饶有兴致地探寻道:“愿闻其详。”

  她顺势倚进他怀里,靠着他已然痊愈的胸膛,闷声道:“也没什么,无非是节庆时应景。顺带求老天保佑,保佑二爷长命百岁,无病无灾。”

  说完懒懒没了骨头,全然赖在他身上,明媚chun光中昏然欲睡。

  默(zhaishuyuancc)默(zhaishuyuancc)等了许久,才等来他应一声,“嗯——”蓦然间收紧了手臂,让她再贴近一些,更无间隙无距离,怎奈落笔是荒诞又可笑的判词,“挺好。”

  云意窝在他臂弯中,一时想笑,一时又想哭,纷纷扰扰都如流水奔赴远方。

  三月底,陆晋同她说,京城里陆寅与陆禹两兄弟撕咬起来,再没有比此时出兵更好的时机。

  虽早知有这一天,但眼看他提上议程,云意心中多少弥生忐忑之意,再不复往日轻松。

  额日敦巴日为表诚意,乔装潜入凤台镇。陆晋与之密谈,男人之间天下大事开头,间或chui嘘自负,收尾成了老太太菜市场里讨价还价,锱铢必较。最终额日敦巴日以三万骑兵换西北十三州,买定离手。

  两人结盟却各怀鬼胎,当下却齐齐举杯,酒桌上称兄道弟jiāo浅言深。额日敦巴日喝得面红耳赤,需得一左一右两位壮汉搀住了才走得稳当。因农家院子实在简陋,门口连个照壁都未设。云意提着一篮子蒿糙才将将跨过门槛,迎面便撞上神(shubaoinfo)飞九天的醉汉,cao一口生硬汉话,呼呼扎扎地喊:“在……在下额日敦巴日,拜见坤仪公主……嗝——公主千岁……千岁……千千岁……”

  云意尴尬地转过身去背对他,眼前是开阔的仓满暮色,身后是仍在咕哝不停的醉酒莽汉。额日敦巴日开启了她与陆晋的相遇,却又仿佛在故事的第一页就已经谢幕隐退,她从不曾想过今生会再一次遇到这样一个并不熟悉、无足轻重,却又悍然摧毁她原有命运的人。

  可怕的是这一切如同轮回倒转,开启的是他,结束的是否一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