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44页(1/2)

加入书签

  “左不过下月中。”

  她再问:“有几成把握?”

  陆晋避而不答,“愿全力一搏。”

  “我去哪儿呢?”

  陆晋抱着她走到院中,天已擦黑,一方有星,一方红日未落,“冬冬在太原,为策完全,你需北上乌兰。忠义王府早已经空出来,你便在王府暂住,待事成再接你回京。”

  云意缠紧了他,悄声说:“我藏了一瓶鹤顶红,自陆寅召我入宫那日起便再没离身……”

  “云意!”

  “嘘——先别忙着凶我。我早知道的,一入赌局哪有全身而退的道理。陆晋,刀山火海,huáng泉碧落,我随你去,心甘情愿。”她的语调轻缓,面色柔和,却不知为何一字一句如锋刃又如热铁,一笔一划刻印在他心上,烧灼在他的血ròu里,疼得壮阔浓烈。

  他一时木讷,无言相对。

  她仰起脸在他唇上轻啄,短暂而轻快,像一首呢侬小曲。

  “我从前就同你说过我会看相,早看出来,二爷乘风破làng,福泽无边。”她笑盈盈同他说,“鹤顶红太苦,可千万别让我喝。”

  陆晋沉声道:“你不会看错,我也不会让你看错。”

  ☆、第126章暌违

  一百二十六章暌违

  曾经许多话她都当做玩笑来听,但今次他的承诺,她深信不疑。否则如何熬得过艰难岁月,如何撑得住命运波折。

  这是她的信仰,是救赎,是最后一道光。

  微雨的四月天,云意启程北上。此番车马仪仗已与当年大不相同。她瞧见自己灰扑扑像个田边农妇,无奈在陆晋眼里仍是尊贵公主,千娇百媚让人无力割舍。

  她在车内,陆晋在路边,虽未能牵着手诉离情,但jiāo织缠绵的目光已足够写完一场离别。

  “保重——”他微微颔首,只这一句。

  “我要是瘦了,你可别怪罪。”她笑盈盈如在炉边敬酒。

  “别闹。”他笑着上前来扶她往车内去,再叮嘱她,“安心等我。”话音未落已将老旧(fqxs)的蓝布车帘落下,令她观赏戏曲落幕时的留恋不舍,以及车帘盖过他下颌弧度时的骤然心颤。

  车门合上,她再不复先前轻松,笑容僵在嘴角,眼睛里都是落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