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46页(1/2)

加入书签

  云意却没有劫后重生的大喜大悲,他的心仍系于陆晋,尚不能安枕。

  未过多久,又有人来磕头。yin天细雨的,那妇人走得极快,身上的白ròu跟着打颤,圆溜溜银盘似的一张脸,好生富态。

  云意瞧了半晌,仍是迟疑,“你是……青梅?”

  “正是呢,奴婢给殿下磕头,殿下万福金安。”

  云意哑然失笑,“这……你倒是比从前自在些。”犹记得青梅被她吓过好几回,次次都是缩头缩脑的生怕丢了性命。没成想多年不见,二两重的小青梅竟吃成个大胖子,“想来这些年你过得极好,我见了也能安心。”

  青梅抬起头来回话,“早年间受殿下教诲,觉着吃是头一等大事,后来家里做主许给了四海风华的大厨,便越发的没了限制,到如今这模样怕是吓着殿下了。”

  云意止不住笑,“你呀,我看这样就很好。只不过……你家里那位手艺如何?”

  青梅道:“不是奴婢夸口,我们家那口子做菜可是一等一的好,如不是舍不得家里,早就被贵人带到京城里发达。殿下若是得闲,奴婢领他来在王府里试试手艺可好?”

  “好极!”云意抚掌大乐,“等的就是你这句话。”

  这两人一拍即合,之后的日子四海风华缺了大厨门庭冷落,王府里却在一日一道新花样的折腾。陆晋嘱咐她“保重”,如今可算“格外保重”。这一时热热闹闹转眼就到初夏,她整日吃吃喝喝过得太逍遥,乃至于一连三个月癸水未至才晓得着急去请大夫。

  再说回四月,兵贵神(shubaoinfo)速。陆晋麾下三军人马不足半月已抵达京师,由东南西三方驻兵城下。

  陆寅当日接到报信便劝说陆占涛定陆晋叛军投诚之罪,如今要合围入京更是没可能。但陆寅亦没能料到陆晋败军之将却能在仓促间集结十余万兵马bi近京城。接到奏报顿时慌了手脚,匆匆忙忙诏令三大营于天佑门外抵御叛军。

  人人都料定大战在即,谁晓得陆晋居然派人来讲道理。那老夫子满口的仁义道德忠君爱民,说得陆寅头晕耳鸣,翻来覆去引经据典,实质上一句话就能说完——陆晋愿一人一马孤身面圣,以洗不白之冤。

  陆寅琢磨着陆晋这是要千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