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50页(1/2)

加入书签

  “原来是我的错——”

  “可不是么。”一转眼珠,眼尾勾一勾似女人染红的小拇指,将人的魂魄都领走。

  “夫人大人大量,原谅则个。”伴着他赔罪的话,一挂鞭pào噼里啪啦响起来,她捂着耳朵问他,“二爷说什么?可千万大点儿声,这儿听不清呢。”

  “我说——”他正张嘴要扯高嗓子,忽而又改了主意,转而说:“傻姑娘。”

  “啊?说什么呢,我没听着。”身子往前倾,顶着个大肚子要听耳语。

  陆晋笑得没奈何,一只手握住一个,把她捂着耳朵的手攥在身前,“捂着耳朵还能听见什么,赶紧走,这不是个说话的地儿。”

  一旁胆战心惊一晚上的玉珍嬷嬷终于cha上话,“殿下在四海风华定了桌,老爷若不嫌弃,大可同去。”她也转了态度,从前懒得多看一眼,现如今卑躬屈膝一声声称老爷。

  huáng昏落尽,月上枝头。

  车如流水马如龙,阑珊灯火香似梦。

  街市两旁挂满了花灯,点缀一个无星的夜,展开一卷海市蜃楼的诗篇。人群挨挨挤挤热闹得可爱,猜灯谜处被围得水泄不通,一时欢喜鼓掌,一时又低头叹惋,人生悲欢离合,让你一眼阅尽。

  四海风华不过是一桩二层小楼,谈不上豪华奢靡。陆晋一路扶着云意跨进店内,小二满脸堆笑地迎上来,让玉珍嬷嬷应付过去,径直往楼上走。

  陆晋搀着她上阶梯,闲来问:“听说你将四海风华的主厨都请进府里,还用得着特地来这吃?”

  “用得着呀。”她侧过脸来看他,答得理直气壮,“偏我喜欢,爱去哪去哪。”

  他认命,点头附和,“是是是,夫人说的极是。”

  推开门,正是一间清雅小筑,一桌一椅皆费心思,不是西北边防的粗狂,反而带着江南园林的细致。

  二人在窗边落座,菜都是一早定好的,一眨眼就上齐。

  酒是四海风华自酿的米酒,淡极了,正好让云意借此沾一沾嘴。

  她率先举杯,敬酒桌对面的陆晋,“想来二爷达尝所愿,既如此,云意敬二爷一杯,就祝二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