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51页(1/2)

加入书签

  云意疑惑道:“不是说看等么?关窗做什么?”

  陆晋扶住她后颈,嘴角一丝宠溺的笑,“骗你的。”继而吻上了他渴望已久的口唇。

  她的温柔美好,他的辗转相思,都在这一刻迸发到极致。他慢慢推进,浅浅啜饮,舌尖的jiāo缠是情的延展,欲的开端。重逢却未存久别之感,然而随着身体的贴近,紧密的抱拥,才方知他的思念藏得如此之深,在一瞬间如藤蔓疯长,如荒原野火,不可向迩。

  她听见锣鼓声、欢呼声,有人猜中谜底,欢欢喜喜赢一盏jing致花灯。又有游龙灯走过街巷,闪烁通明。隔着一扇薄薄窗纱,一面是如cháo水一般袭卷的热闹,一面是唯剩下呼吸声的静谧。

  她的手紧紧攥着他肩上衣料,她紧张、羞涩,如豆蔻少女。

  每一次,都如初次一般惊心动魄,不休不止。

  他喘息着放开她,拨乱了她的发,揉皱了她的衣,他抵着她的额头说:“这大半年,京城里没了你,真是冷。”

  她倚着他,没再说话。

  他不甘心地追问,“你呢?想我了吗?”

  云意支吾说:“这半年,我竟都顾着吃了……”

  陆晋被她惹得哭笑不得,咬牙切齿地捏了捏她鼻尖,“你个没良心的东西。”

  临街,大富商来放烟花,全城共享。

  真是个太平年,遍(fanwai)地是火树银花不夜天。

  再回王府,故地重游,陆晋少有愁绪。

  忙了大半年,他明显清减,脱了衣裳竟能让人看得心酸。

  云意还是中意她后背,但如今挺着个大肚子,抱不上只能gān瞪眼。

  夜深,小夫妻总有私密话要说。

  她挂心内宫事,问的不多,都是系在亲眷上,“宫里头,圣上可好?”

  陆晋双手枕在脑后,答的漫不经心,“当皇帝,能有不好?”

  屋内只留着一盏灯,烛火透过薄薄的纱,连光也染上朦胧柔美。

  云意犹豫半晌,过后终于定下心来开口问:“那……我娘呢?”

  陆晋蓦地一顿,片刻后温声道:“跟着冯宝隐居避世,再不回来了。”

  她的心弦已乱,无人能诉。一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