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52页(1/2)

加入书签

  顾云音忽而对着镜子牵了牵嘴角,勾勒出一抹妖媚诡谲的笑。趁着夜色朦胧,树影婆娑,如怨气未散的魂,留恋人间不肯低头赴死。

  不知为何,她忽然恨极了镜中人,恨那轻浮放dàng的笑,恨那双chun情dàng漾的眼。这是谁?绝不是她。恨从心底生,她掌心撑在镜面上,用了浑身力气,企图抹去那张熟悉却又陌生的脸。

  又是笑,仰天长笑,笑这痛苦卓绝的人世,不给你半分怜悯。

  门外火光照耀,有人哭喊,有人奔逃。

  跟了她许多年的丫鬟还存着几分情义,在门边急得跺脚,“殿下,承安门破,叛军就要冲进城里,殿下还不避一避么?”

  避?避到何处?覆巢之下无完卵,她曾经切肤之痛,怎能不明。

  她慢慢悠悠起身来,拖着沉重而繁复的宫装走到门边,将丫鬟挥开,亲自伸手徐徐把门合上。“走吧,我这府里可不是久留之地。”

  关了门,落了锁,转身看烛台通明,光影跳跃。

  她喜欢火,热切,勇敢,不死不休。

  城西大火连烧三日,雕栏画栋的长泰公主府顷刻间付诸一炬。

  悄悄的,她的花也谢了。

  雪融了。

  云意在北风消减时顺利产下一子,起名慎。陆晋问她是何意,她说一半,留一半,“为人父母,往后当愈加谨慎,我这是借此名时时告诫自己。”

  陆晋笨拙地抱着孩子,从善如流,已经喊起来,“慎儿,慎儿,瞧瞧你娘,生完你又是个杨柳细腰。”

  云意半躺在chuáng上养月子,腰酸的厉害,自己个低头看了看腰腹,“二爷这话我可不敢信。”

  陆晋很是无辜,“我哪里会哄人,都是实话实说。”

  眼看就到开chun时,陆晋已在乌兰城陪了她将近两个月,每日读书打拳,走马游猎,全无回程之意。

  连云意都看得心急,“宫内初定,二爷久留在外,恐怕不妥。”

  陆晋难得从神(shubaoinfo)神(shubaoinfo)鬼鬼的论道之书里抽出空来睨她一眼,神(shubaoinfo)色淡淡,“待得懒了,不想回。”

  云意笑道:“当权之人可从没有你这般惫懒怠工的。”

  陆晋道: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