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6页(1/2)

加入书签

  陆晋看着她,静默(zhaishuyuancc)无言。

  莺时哭着翻开她掌心,里头让茶水烫出一块伤,莺时哽咽道:“殿下怎就这样不小心,好在箱子里还有伤药,奴婢这就去取。”

  云意淡淡道:“殿下?哪还有什么殿下。”

  ☆、贼匪

  第十四章贼匪

  bào雨一连下了三天,路上都是难民,谁也没敢出门,一个个都窝在屋檐下等天明,但谁知道等来的将是万里晴空,还是雷声轰隆的雨夜。

  陆晋jiāo代完巴音,提刀上楼来。曲鹤鸣正倚在灯下,将家乡来的信烧毁。问陆晋,“你怎么看?”

  陆晋将一身沉重的装备卸下,轻哼道:“狗咬狗罢了,何须你我凑热闹。”

  曲鹤鸣斜眼打量他,“你舍得?”

  陆晋牵了牵嘴角,不置一词。

  “楼下开会呢?”

  陆晋道:“灯亮着,大门紧闭,看来是了。”

  “又玩花招?她不是还有个外祖父贺兰祉总领江北四镇,倒是尚有退路。”

  陆晋端起杯,gān掉一杯凉透的茶,或是因这辈子也没人提醒过,茶冷伤身。

  一群人在外头等,里屋只有云意同德安,她坐在椅上,稍稍弯下腰,压低背脊同地上的德安说话,“时间紧迫,旁的话也不必多说。找机会混进京城,到张大员外府,徐管家有保命的本事,必定还在,你一切听他。怀里的信物jiāo到他手里,你说国破家亡,财帛无用,全然从地里起出来听荣王发落。这回孙达同你一块去,他并不知你要去作甚,你听好,若徐管家与孙达其中一人有变,皆可杀之。听明白没有?”

  德安点头,将信物收好,“殿下之命,奴才万死不辞。”

  云意放缓了语调,轻声道:“出了这个门你便不再是我的奴才,事成,你是从龙之臣,功在社稷,往后只有他人跪你的份儿,再无需你磕头请安伏低做小。”

  德安狠狠擦一把泪,俯首在地,“奴才谢殿下恩典,殿下千万保重,留得青山在,才能瞧见好日子。”

  “去吧,把你兄弟德宝叫来。”

  她同德宝却说:“到了淮扬,见着贺兰将军,话不必多说,只需将这信呈上—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