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2页(1/2)

加入书签

  “呸!”云意恨恨道,“拿女人挡刀,臭不要脸,啊啊啊啊啊啊我的脚!”

  曲鹤鸣站直了,望着她嘿嘿地笑。

  原本预备用在曲鹤鸣身上的花拳绣腿全给了陆晋,她红着眼,盯着陆晋,真恨不能一口吞了他。

  “正骨复位,军营里待久了都会这个。自己试试看,还疼不疼?”

  云意扯他衣襟,让他往身边挪,“你挡着点,我没穿袜子呢……”

  这话把曲鹤鸣惹火了,“你以为我想看?”

  “你要敢看偷看,回头就让我表哥剜了一双眼珠子。”

  曲鹤鸣冷嘲,“呦吼,还有表哥顶着。”

  云意仰起脸来傲然道:“我表哥贺兰钰,两榜进士,出将入相,一根手指头就能把你碾死。”

  这下轮到低头对付她脚踝的陆晋感慨,“呵……还有个表哥……”

  ☆、落难

  第十七章落难

  他转过身,留给云意一片宽广厚实的腰背。

  云意支吾犹疑,“你背我?”

  “你左脚现在还用不上力,荒郊野外只能将就,自己搭把手,趴我背上。”

  “可是……”她咬唇,还在犹豫。

  “可是什么?你想穿一身湿衣服窝这儿过夜?”

  曲鹤鸣翻个白眼,显然在说,得了你就矫情吧你。

  云意挣扎片刻,把自己劝服了,横竖死过一回,落难至此,还讲究什么。随即将未受伤的左手搭上他肩膀,陆晋反手拖住她后臀一使力站起身,她便牢牢挂在他背上,陆晋的手也从她浑圆挺翘的小屁股换到膝弯处。

  她到底还是红了脸,身边没人指指点点背后说嘴,她却挨不住,往他肩膀后头藏。

  两个人身上都让河水浸透,湿哒哒黏在一处,并不舒服。好在天气尚好,但入了夜chui着风还是有些凉。他便同曲鹤鸣说:“得赶紧找个村子。”

  “河川沿岸必有人烟,咱们往南走两步,沿路一根gān柴都没有,估计全让村里人捡了。”曲鹤鸣折上一根木棍在糙丛里来回扫动,怕开chun时节蛇虫蜈蚣满地乱走。

  路上泥泞,陆晋停下来往上颠了颠,让她往上挂。原以为走了这样长的一段路,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