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4页(1/2)

加入书签

  下回让她吃点别的……

  光想一想,头皮都要发麻。

  却不料听见哭声,陆晋与曲鹤鸣对看一眼,里头说:“云姐姐,额没下多大力啊……”

  隔了一阵才有人答,“不怪你,我只哭这么一会儿……”

  曲鹤鸣听不得女人哭,又跑去后院gān活。陆晋就站在门口,隔着一层老旧(fqxs)帘布听她断断续续刻意压低的哭声。

  寂静的村落,辽远的夜空,他需要一坛烈酒,而她想要的永远也追不回了。

  ☆、镖局

  第十八章镖局

  第二日赶个大早,陆晋留下二两银子领她上路。云意又换回昨日男装,让翠兰帮着束了个不算整齐的发髻。小丫头遇上知心人,一路送到巷子口,千万分舍不得,握着她的手,泪眼朦胧,“云姐姐,千万记得回来看额。”

  哭上一整夜,云意双眼红肿,但面上瞧不出难过,还能拍拍翠兰,玩笑说:“记得啊,猪ròu脯给我预备好。”

  “好,宰了猪先给姐姐留一份。”翠兰郑重地点头,好比起誓。

  “君子一言——”

  “捏妈的板机(山西话骂人)。”

  两人击掌,盟约初定。

  出了村口,翠兰挥着小手哭着告别,再三嘱咐她一定回来,额们村上漫山遍(fanwai)野都是好吃的。

  云意坐在陆晋买来的牛车上,感受着上下颠簸的乐趣,听曲鹤鸣无所不在的讥讽,“呵……有意思,睡过一回还真把你当知己了?我看刚才要不是我拦着,那丫头就能钻牛车上来。”

  “莫愁前路无知己,天下谁人不识君。说的正是区区在下。”指尖一朵无名小花,转来转去地解闷。她晕晕乎乎的,没听明白曲鹤鸣后头又说了些什么,左不过是刺她,听习惯了倒也无所谓。

  醒来时又换一片天地,周围满是半人高的糙丛一人高的树,一层层将她埋个严实。远处传来打斗声,是陆晋、曲鹤鸣二人在栈道附件与人搏命,敌众我寡,陆晋挥刀的动作渐渐迟缓,再这样耗下去,即便是铁人也撑不住。

  好在她一贯运气佳,将将打个呵欠老天爷就来递枕头——路边一个浓眉大眼的小子瞧见了她,扒开糙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