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7页(1/2)

加入书签

  “舔gān净了吗?”

  他捏着亮闪闪的勺子,睁着眼睛说瞎话,“没有,听话,认真舔。”

  “这样呢?”

  他便痴痴看着,一张樱桃小口,一段粉红小舌头,一双纯净不明所以的眸子,隐隐透着一袭暧昧又浅淡的香,教人欲罢不能。

  他得找大夫抓点降火凉茶。

  饭毕,他再将银勺、布巾一一收好,就像收拾他的斩马刀,带着一种难以言喻的固执与认真。

  但却留给云意一个千古谜题,谁知道他刚才那一脸幸福的样子究竟是为什么?

  这真是一个神(shubaoinfo)秘的变态。

  夜深,风chui树,chui成窗外鬼影,森森可怖。

  陆晋找店家要一chuáng破被,卷一卷就往地上躺,连个枕头都不必要。

  云意有些过意不去,“夜里冷,你这样当心着凉。”

  灯已经灭了,四周围黑漆漆谁也看不见谁,陆晋似乎在笑,低沉的嗓音像地底的河川,沉沉自有轨道。

  “怕着凉就得睡chuáng上。”

  云意转个身面朝他,大半个脸全都藏在被子里,只留一双亮晶晶的眼,黑暗中不知望向何处。她咬了咬指头,未答他半句。

  窗外一阵鸟鸣,衬得屋内越发安静,他悄无声息地弯了嘴角,自己解嘲,“放心,行军打仗比这还差的地方多了去了,男人生来骨头硬不怕这些。听话,早点睡,我守着你。”

  他让她放心,无论何时,他总要守着她,且一路来他每一步都在守着这句诺言。云意的心震了一震,鼻尖一酸,堪堪就要落下泪来。

  记忆中她身边似乎从来没有过这样的男人,宫里面多的是可男可女的太监,刁钻诡谲,需费尽心思周旋。而父皇是慈爱的,又是喜怒(shubaojie)无常的,属于她的年幼时光,除却读书,大都都花在揣摩圣意上。

  至于哥哥们,似乎有千百种面孔,但相同的唯有一张,即是野心勃勃贪欲满面。无论宫内宫外,女儿家,总是被看做物件,可以物易物,也可玉石俱焚。

  思来想去,找不出一张与陆晋类似的脸,他是刚毅的、纯直的,又是像载满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