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9页(1/2)

加入书签

  云意受了恐吓,低着头老老实实缩进罩衫底下。

  栈道坑坑洼洼并不好走,浓眉小哥骑马骑得合不拢腿,见队伍走得慢,决心下马来让两条大腿歇一歇。因而懒懒散散走在云意身边,有一句没一句地同她闲聊。

  小哥叫易安,也是蜀中人,上月刚过十六,打小儿跟着胡三通出来跑镖,天南地北都跑遍(fanwai)。但说起话来还是一口蜀中调调,“你还怕太阳晒哦你,又不是女娃儿。我们男子汉大丈夫风chui雨打都不怕!你看我,皮糙ròu厚,刀子来料都不躲一哈!”

  云意拿手撑着罩衫,露出yin影下唇红齿白的一张脸,让易安都呆了一呆,感慨说:“你要是个女娃娃,那肯定不得了!不得了啊!”

  云意道:“我从小身体不好,比不上易安锅锅,你是少年英雄,我就是个小狗熊咯。”

  易安得了表扬,胸脯都往上挺一挺,gān裂的嘴唇咧开来,嘿嘿地笑,“我听老大说,你屋里有长辈是四川人,你才说一口四川话,我看你长得也蛮像我们四川娃娃,嗯,像女娃娃。哎,陆家兄弟,我问你一哈,你吃辣椒不?我在这边都吃不蛮习惯,箩兜里面还有一罐辣椒酱,你要不要试一哈?”

  “好啊好啊,我尝尝……”

  “易安兄弟——”陆晋骑在马上,冷着一张脸慢慢靠近,明明是跟易安说话,眼睛却看着云意,像是老先生考功课,抓到错处,横眉竖眼,“胡大哥叫你过去。”

  “啊?大锅又喊我做撒子!我累都累死唠!”易安怂拉着两撇眉,极不情愿,转头来同云意说,“那你等哈子我,我搞完了就回来,我跟你缩,我滴辣椒酱好吃,绝对滴好吃。”

  可云意连笑都没胆,他倒是一溜烟跑个没影,留下个瘟神(shubaoinfo)等她招呼,她也不知哪根神(shubaoinfo)经搭错线,竟还腆着脸,陪着笑,甜甜唤一声,“爹……”

  没成想适得其反,陆晋的脸又冷上三分,“姑娘家就要有姑娘家的样子,成日里跟男人勾肩搭背成何体统!”

  哟,叫他一声爹他还真端起老爷架势。不过这话云意只敢腹诽,没胆量说出口。

  “可我现在是男人,男人就要有男儿气概。”

  “qiáng词夺理!”

  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