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0页(1/2)

加入书签

  陆晋面色稍霁,心知她演戏,也懒得多理,径直将人抱起来,往马车方向走。

  一边走路一边哼哼,“什么人都能说上话,还记不记自己什么身份。”

  云意心想,我当然记得啦,我就是个亡了国的公主,连员外爷家的女儿都不如。

  她还真有点自bào自弃。

  陆晋站定,马车上的货物已然搬空,木板上还铺着一chuáng旧(fqxs)棉被,陆晋轻轻将她放下,还是一样没起伏的语调,通知她,“你睡这儿。”

  云意拍了拍厚实的旧(fqxs)棉被,心底里又感动一回,面上仍是花朵儿一样的笑脸,捧出一对小酒窝来供人赏玩。不过她这人,煞风景也是一把好手,感动一把开口却说:“爹,你对我真好……”

  “爹个屁!”他伸手捏住她腮边一块粉生生的ròu,毫不犹豫往外拉,惹来她红着眼,大喊救命。

  哼,混蛋陆晋!

  ☆、太原

  第二十一章太原

  云意自半夜开始高烧,畏冷,满嘴胡话,一时叫嬷嬷,一时又找父皇,问她什么,全然听不进去,只晓得喊头疼,窝在他臂弯里孩子似的小小声哭。

  陆晋抱着她,探了探她额头,触到一片滚烫,他只怕这姑娘再这么熬下去要烧坏脑袋。幸而曲鹤鸣粗通医理,到跟前来给她探过脉,望向她烧得通红的脸,止不住地发愁,“这丫头还是前几日落水积了寒气,咱们两个大男人没注意那些,到现在成了郁结不抒,攒着攒着攒到眼下才发病。”

  陆晋催促道:“你想个办法。”

  “这地方也没个正经大夫,更捡不出一剂药,咱们还是得赶早进城。”

  “你看她这副样子,能熬到天亮?”

  “等等啊,你让我想想——”他望着云意,眼珠子转上一圈,有了念头,“小时候听我娘说,他们这些个贵人身上都挂着救命的东西,少少吃上一两丸,撑个两三天没大碍。要不你翻翻她腰上那十七八个破香囊,指不定就有药。不过照我看,一多半儿是金子。这丫头在龚州就算好了,要紧的东西都带自己身上。”

  陆晋这一下想起来,乌兰城外,特尔特糙原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