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8页(1/2)

加入书签

  第二十五章埋伏

  云意一夜没睡,想的都是他靠在近处的脸、带着压迫感的气势,以及灼热滚烫的呼吸。她参不透她与陆晋之间,萍水相逢各有所需的缘分,竟然会发展到这一步。那么亲密,又那么陌生。她脆弱得无法抵御,但又好像是半推半就的矫情。

  或许从宫门失守那一刻起,她便成了卑微的落魄王孙。五鬼图是她最后的尊严,然则似乎贞洁名声,大约都需视作烟尘。

  她有些害怕,害怕自己弥足深陷不能自省,陆晋这样的人,不动声色,谋段在心,她斗不过。

  可是……如何能逃得过呢?

  答案依旧(fqxs)无解。

  翻来覆去一整夜的后果,第二天统统写在脸上。连昨夜给她引路的绿意丫鬟都忍不住建议,“要不?姑娘抹一层珍珠米分?”

  云意不大在乎,“算了,横竖也不去见什么厉害人物。”

  “二爷多厉害。”随手给她挽一头垂鬟分肖髻,再拿炭笔描出一对水弯眉,便成渌水亭畔,盈盈笑语一美人。哪还需要米分妆,憔悴三分,反倒惹人怜爱。推开门,就是恨了她一整晚的曲鹤鸣也免不了呆立庭中。

  陆晋正低声吩咐曲鹤鸣,留下将后续麻烦清理gān净,过后快马向北与巴音汇合。见她出门,即上前一步隔开曲鹤鸣视线,“用过早饭,我与你一道启程。”

  云意抬眼扫过曲鹤鸣,他低着头直愣愣望着身边一丛矮树,木得像块石头。

  “您是爷,自然是听您的。”她是笼中鸟,他是逗鸟人,她很能认清现实。

  打发走云意,他与曲鹤鸣都十分默(zhaishuyuancc)契地不提昨夜。曲鹤鸣仍有疑虑,“二爷,季平此人,是留还是……”

  “跟他说是王爷旨意,令他往乌兰城侍奉肃王,途中若有其他,谁也查不到咱们头上。”

  “那……”

  “她虽说是个烫手山芋,但扣下来远好过jiāo出去。”他低头理一理袖口,不再与他多言,“回去恐怕就要出征,该提拔上来的,你要多留心。”

  “二爷放心。”

  陆晋掸开肩上一片飞絮,沉默(zhaishuyuancc)中转过身,往小花厅去。

  他一来,云意连忙高举双手,“我没吃你的,一口都没有!”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