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3页(1/2)

加入书签

  “写什么?”

  “东篱居士吧,那是我父皇自拟的。母妃的,就刻先慈顾门贺兰氏,也不必如何,总归有我认得他们。”

  曲鹤鸣的视线落在她唇角附近一对时隐时现的酒窝上,心口蓦地一窒,翻来覆去不知是何滋味,她原本享受着超然于世间的尊贵,而如今却要为双亲牌位陪着笑求他。

  他不见得高兴,也说不上悲伤,想来人生起起伏伏,本就如此。

  “这事我得问过二爷。”

  “那就劳您辛苦啦,要真能办成,这顿芝麻馅儿汤圆我也请得不亏。”

  “既不出钱又不出力,你请得哪门子客?”

  又一句刺过来,她咬了咬牙,忍,“我的心意是好的呀。”

  曲鹤鸣自嘲道:“你有什么心意?我又值得什么心意?”声音轻得要随晚风飘走,飘进云的fèng隙、月的金边。

  而云意只听见他哼哼一声,头也不回地逃窜出去。

  她少不得骂一句,有病!

  好在他办事快,第二天一大早就将牌位送上,又置办烛台蒲团等一应供奉之物。因此夜里陆晋突然到访之时,她还留在佛堂里念经,或者说这一整天,除开用饭,其余时间她都跪在双亲牌位之下。

  陆晋仔细瞧她,也不像是哭过,见他来还能堆出个笑,捏起来团扇一柄,慢摇轻扇,真有几分宫廷女子的姿态。

  他想起她的封号,坤仪二字,不必明说,已知其尊贵。

  而今她见了他,也要捧出笑脸,因而白日里那些微的不快,便都成了过眼云烟。他斜着身体,半躺在炕chuáng上,招招手,唤她到跟前。

  她就坐在他身边,他目光沉沉,她任凭打量。

  她今日穿的是梅花纹云纱上衫,腰间系百褶如意月华裙,发间只有她一路带在身上的吉祥如意簪,是个再普通不过的打扮。早起时她看汤圆打手势,打开衣柜,这屋子原藏着不少女儿家衣裳,但她不愿穿,非得指派管家到街上现买。乌兰城算不上繁华,衣裳首饰远比不上京城。但人长得好,挂块破布都一样好看。

  灯下看美人,无声中透出一股朦胧情愫,勾的人心痒。

  他捏着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