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4页(1/2)

加入书签

  陆晋发了火,但凡一个屋檐下住着的,没人能逃得过。

  云意举着药油站在chuáng前,正在为她的故作聪明付出代价。

  李管家是陆晋老仆,看云意这副坚贞不屈的样子,挽起袖子就要来帮忙。怎奈陆晋,luo着上身俯卧在chuáng上还要讨人厌,“你出去,让她来!”

  云意端着药油,只差跪下来求他,“我……我不看屁股!”

  陆晋气得要呕血,大吼道:“谁让你看屁股!你他妈睁眼看看爷脱裤子了吗?”

  李管家走得快,只听见前半句,心里担忧,二爷这些年在军营里混久了,难不成也开始……玩屁股?

  要不得啊要不得。

  屋里头,云意被他吼得双肩一震,惊吓中睁开眼,瞥见陆晋luo露的肌ròu喷张的背,不由得咽了咽口水,颤颤巍巍说:“二爷,您可真是久经沙场……”

  “怎地?”

  “落了一背的黑疤啊……”

  “那他妈是刺青,刺青!”他坐起身来,冲着她一连吼了好几声。“顾云意,你到底gān不gān?”

  云意扛不住他黑云密布的脸,连忙点头,“gān,我gān,我这就gān。”

  让跑来送热水的李管家听见了,终于认定了二爷需要被人“gān”的事实。

  惊出一身汗,带着水盆,一溜烟跑个没影。

  屁股,通知全府保护屁股!

  ☆、第28章了了

  第二十八章了了

  卧室里灯光昏暗,悄然无声时将视线融成一团缥缈的雾。

  云意洗净手,侧坐在chuáng沿,望着一张遒劲的充满男人气息的背,不知该从何处下手。

  他肤色略深,成小麦色。自肩膀到腰下诸多伤痕,大都是新伤,多半是这一回施刑的人下了狠手,才打成这副模样。

  “二十板子按说也不多,我看啊,肯定是你哥找了二十几个壮硕汉子,接力来打。好在没伤着骨头,不然可有的养了。”她将纱布团成团,沾了药,轻轻往他背上抹,又怕他忍痛恼火,便还哄孩子似的夸奖说,“二爷是条真汉子!受了伤,忍着痛让我这样胡来,还能一声不吭,依我看,关二爷刮骨疗毒也不过如此。”

  “你倒是会捡好的说。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