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9页(1/2)

加入书签

  陆晋睨她一眼,淡淡道:“她待不了多久……站那么远gān什么?爷还能吃了你?过来!”

  “那可说不定……”她慢吞吞移到他身边,别别扭扭勾在一起的手让他一下握住,男人手上粗糙的茧摩挲着她冰凉的手背,他叹一声,皱眉道:“怎么又瘦了。”

  云意道:“姑娘家忽胖忽瘦是常事,改明儿我胖成个ròu球的时候你可别嫌弃。”

  “你还是胖点儿好,胖点儿好生养。”捏来捏去,手上都只剩骨头,乍看之下倒像是府里苛待了她。害他在厅里发了好大一通脾气,厨房里当差的都记着板子,明天一早拖院子里人人二十板子跑不了。

  “虫糙汤一早就在灶上温着,夫人先用一碗,垫垫肚子可好?”程了了走过长廊穿入花厅,云意听见声音就跟遇上抓jian一个样,不知哪来的力气,突然把陆晋甩开,一双手藏到身后去,退开一步才敢去看程了了,呐呐应一声,“好——”

  就连陆晋也没能明白过来,出现了个程了了从未见过的呆样。

  这场景,像是色老爷调戏丫鬟,让正房夫人逮个正着。

  不由得往云意脸上瞧,正是一副做了坏事赶快藏好的架势。可这算哪门子坏事?当即伸手一捞想将她捞回来,没想到这丫头真敢躲,一下就闪到对面去,佯装无事地坐下喝汤。留下他手臂高举,面色僵直,不知所谓。

  程了了只当没看见,摆上碗筷服侍她用餐,“这汤补身,夫人趁热喝。”

  “哦,好好好——”她埋头喝汤,无奈,对美人最没辙。

  美人眼波泠泠望向陆晋,怎奈莽汉不解风情,挥手道:“这儿没你的事,回去等着。”

  程了了看看云意,再看一眼陆晋,福了福身子,退了场,没半句怨言。

  只剩两个人的时候,陆晋就想gān点坏事。

  于是怂怂地搬起凳子坐到云意身边去,摩拳擦掌跃跃欲试,“爷喂你。”

  “啊?”这下终于肯从汤碗里抬起头,看向身边有着变态嗜好的男人,“可我都好好的呀,我能自己吃,唔……你gān嘛……”

  他懒得听人啰嗦,拿了骨瓷汤勺就往她嘴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