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7页(1/2)

加入书签

  他下棋落子,眼和心都是痴迷(xinbanzhu)。

  而云意尚有余裕,能拨出空来想一想,他方才风风火火匆忙前来,意欲何为。

  多半是抓住莺时的错了,顺着杆儿查下去,没有猜不到的。

  转而开始思量该如何让棋,你输一点点才有兴致继续,输赢悬殊太大,大多数人都颓丧放弃。那可不成,这棋局是个再好不过的借口,她不能错过。

  不过说到让棋的功夫,天底下她说第二,绝没有人敢称第一。

  到最后,她掐算jing准,只赢他一子半。

  曲鹤鸣满脸兴奋,心底不甘,但需极力克制,他摇起折扇来,瞥见她一派从容,禁不住感慨,“小妮子棋下得不错。”连他都甘拜下风。

  云意不甚在意,慢慢将棋子收回棋笥里,“算不上什么,也就比二狗哥将将好那么一星半点。”

  “呵,给你三分颜色你就能开染坊了,你这人就是经不起夸。等明儿我再来,就不信赢不过你。”曲鹤鸣到现在已经懒得反驳,什么二狗子什么子通,爱叫什么都随她。

  她摊开手来,轻笑道:“随时恭候。”

  适时,汤圆自屋外送来冰镇好的酸梅汤,云意先以小勺略尝上一口,觉得还算过关,才吩咐汤圆再去盛一碗来给曲鹤鸣。

  她喝汤时动作极慢,捏着瓷勺像捏着万年一见的宝贝,勺与碗之间绝没有磕碰之声,两唇之中也不过一条小fèng,一举手一投足透着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悠然。

  他摸摸嘴角,怕自己犯傻犯得流出哈喇子来。

  好在汤圆动作快,他终于能喝上一口酸梅汤,浇灭他肠子里乱窜的火气。

  饮过之后通体舒畅,忍了又忍才克制住不去求她再多施舍一碗,到底还需赞一声,“此汤甚美。”砸了砸舌头,品过绵长余味,才带着几分憧憬说道:“平常人家做酸梅汤,也就是酸甜两味,这一碗,却让人说不出个中滋味儿。”

  云意笑眯了眼,很是愿意与人谈吃,“乌梅之味,山楂之酸,乌枣之色,甘糙之中和,桂花之香气,是如此汤。”

  “恁地讲究,我看二爷在你身上花的银子,足够养一个营。”

  云意并不与他较真,两腮仍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