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8页(1/2)

加入书签

  他这话说的极其直白,云意艰难地点了点头,不得不承认。

  “这个你放心,我自有办法试出真假。若真是肃王相求,你……”

  “我自是想要与他相见,你放心,不该说的一个字不说。如今情势如此,我三哥在忠义王府怕也不好过,若真是他,只怕是费了好大一番功夫,势必有要事相商,我这里,自然是无有不应的。”她神(shubaoinfo)色急迫,坦然相对。

  曲鹤鸣似是挣扎一番,末了叹息道:“罢了罢了,就当是输了棋局,帮你这一回。”

  “当真?”她身体前倾,不觉就去攥他衣袖。

  他记得这个动作,她与二爷撒娇讨饶多是如此,现如今用在自己身上,惶惶然不知是何滋味,翻来覆去,都似在天上云里,飘飘飘然不明所以。

  他的男儿气概升华膨胀,向她许诺,“你放心,真要安排你们相见,其实不算难。总而言之,先查清楚是不是世子暗地里作祟再说。不过我看这事儿不像,世子那人虽然多疑,但脑子不怎么好使,更何况他现如今得了美人,正忙着……我看是没空gān这个。”

  云意站起身来,盈盈朝他一拜,温柔如水的眼神(shubaoinfo)与音调,施过这一礼,“无论如何,我这里先谢过子通。”

  他手足无措,忙不迭想要站起身来,一个不小心被身边的小圆凳绊个正着,扑倒在地。哗啦啦带翻了两盒棋笥,瞬时间嘈杂一片,玛瑙棋子全落了地,还有一大半砸在他身上。他撑起上半身,还没闹明白发生了什么,满眼的茫然,láng狈又可怜。

  云意没能忍住,噗嗤一声笑出来,这一瞬他撞见比星河落日,松山云海更加美丽的风景。仿佛有人在他心头重重揉上把,又酸又涨,留下一段无比疯狂的念想——倘若这一生为她丢了性命,也值得。

  而云意呢,她身在迷(xinbanzhu)局,打量每一步都是陷阱,却又无法停下脚步。

  只能赌。

  陆晋的队伍已在龚州城外驻扎多日,毕照快速拿下,原山如囊中之物,唯有龚州由顺贼之中能征善战的西王彭偲镇守,成了块极其难啃的骨头。

  若能令此人归降,比拿下几座城池更有远利。

  不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