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7页(1/2)

加入书签

  头上的吉祥如意簪尾部锋利,她没敢多想,只怕过了这一刻就没这个胆量,抬手拔下来就往喉咙里送,心想着,永别了,糖蒸苏酪!

  ☆、归队

  第四章归队

  后颈受重击,云意无可避免地外头往下倒,落地前让陆晋长臂一伸勾住了腰,提包袱一样捞在手里。

  后头有个瘦长脸的年轻人玩笑说:“巴音老哥,你特尔特糙原的幽魂还是乌兰湖里的老鬼,才一见面就把小姑娘吓得抹脖子自杀。”

  扎小辫的壮汉收紧了缰绳,抿紧嘴紧盯陆晋,恭恭敬敬喊一声:“二爷——”

  陆晋点点头,算是应了。

  “二爷给让谁赐了罪?怎么左一个斩又一个斩的,好大仇啊。”查gān赶马上前,打量过歪在陆晋手里的顾云意道,“二爷从哪弄来个花朵似的美人,竟还能逃得过阿尔斯楞那个急色鬼?”

  陆晋并不与他多话,拿袖子抹了把脸就当完事。其余人一并下马行礼,穿的都是齐颜卫独一份的甲胄,宽肩束腰牛皮靴子高头大马,再是个多么猥琐的人都能衬出凛凛威风,更何况这起子人一个个数过去一溜的大高个、高鼻梁、深眼廓,再有人扎个小辫儿多加个灰鼠皮子狐狸袄,也难怪云意将他们认成蒙古兵。只是没能料到,这姑娘平日里怂包似的,紧要关头真有几分胆气。

  陆晋提着人,将她放回昨夜休息的篝火旁,扯了兜帽盖住她大半张脸,适才转过身来问,“阿尔斯楞过了乌兰湖没有?”

  巴音道:“昨夜收到海东青飞回报信末,将即刻点齐人马出城,路上发现阿尔斯楞踪迹,未敢轻举妄动,由曲大人领一队人快马追去,末将寻二爷标记至此。”稍顿,试探道:“二爷身上可是有伤?”

  “无妨,阿尔斯楞跑了多远?”

  巴音考量答:“离此处不出二十里。”

  “嗯——”陆晋皱眉不语,旁人不敢出声,老老实实等他发令。

  末了等来他说:“查gān——”

  “到!”小伙子声亮音高,听完上将吩咐就要冲进敌营。

  未料陆晋看着地上只露出一张小嘴的云意,嘴角挂一丝不易察觉的笑,“去抓只兔子。”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