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77页(1/2)

加入书签

  “赔给你就是了。”

  “你拿什么赔?拿你自己赔?”他半眯着眼,守住她一举一动,“看在姨母的份儿上,我也只好勉qiáng接受。”

  云意瞥他一眼,恨恨道:“才不赔给你。”

  贺兰钰当即坐直了身子,竖着眉头,分不清真怒(shubaojie)还是假装,“不赔?你还想不想吃粽子了?你以为我想要啊?瘦得竹竿儿似的,顿顿猪蹄怕是也难补得回来。你现在不该叫六斤,我算算,大致只能改个名儿叫三斤二两了。”

  两人一路斗嘴,赶上三天三夜,终于抵达永度河口。

  尚离得远,贺兰钰挑开车帘,指尖向外,“瞧,那就是咱们的船。”

  或是由于两军对峙,以往繁华喧嚣的渡口如今人烟寥寥,江面上只飘着小船二三只,其中一艘极不起眼的就是贺兰钰所指之处。

  但云意的视线更多的落在他手背,jing致得无法形容的一双手,恐怕任谁也不敢说属于cao刀上马,迎阵在前的贺兰钰。

  她不由得,将双手往身后藏。

  贺兰钰沉稳的声线仿佛从远方来,最后在她耳边静默(zhaishuyuancc)。

  他说:“你看,上了船咱们再不回头。”

  天高地远,风清云朗,这岁月无法回头,似乎也不必回头。

  但未来如何仍未能握在手中,无法掌控的,终究被称作宿命。

  ☆、第39章渡口

  第三十九章渡口

  天与地就要连成一色,只差江面最后一道红光,溺水者一班死死抓住白昼,始终不能甘心离境。

  马车就停在山路拐角,隔着一座大石的遮挡,如同隐匿在画面之外,与危险、生机遥遥相望。但奇妙的是,似乎所有人都在等,等一道光的垂死,等一个契机的降临。

  “嗝——”云意连自己都吓住,祈祷无人发觉,立刻捂住嘴,慌慌张张四下环顾。

  贺兰钰的眼光扫过来,明明憋着笑,却还要佯装正经,皱着眉嫌弃她,“你这是做什么?外头跑两天,就真成野丫头了?”

  云意臊红了脸,别扭道:“我……我就是饿的,饿了就打嗝儿,从前也没这么饿过……”

  “六斤——”

  “好啦,别说啦,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