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79页(1/2)

加入书签

  ☆、第40章折磨

  四十章折磨

  云意是被疼醒的,一路被挂在马上,颠来倒去的,险些将夜里囫囵吞进肚的半个冷包子都颠出喉咙。身上一遭冷一遭热,反反复复jiāo替,没完没了地折磨。

  而后走过黑漆漆小道,不晓得是星月出山巅,还是灯火亦倾城,隔着厚重的眼皮,她能清晰地感觉到一阵光的耀目,遍(fanwai)地都是雪白。

  疼——不能抑制。

  她成了砧板上半死的银鱼,被一根长钉钉住鱼尾,再也动弹不得。她喊,“嬷嬷,嬷嬷,我太疼了……嬷嬷救我……”

  到生死关头,喊的也不是娘亲,是嬷嬷。

  然而天下之大,谁又能力挽狂澜领她逃脱苦海?

  最终只得靠自己,疼醒了,睁开眼,樱糙色的chuáng帐上绣满了并蒂莲,六柱chuáng又jing又巧,她迷(xinbanzhu)迷(xinbanzhu)糊糊看见一个白色的影,是个鹤发ji皮的老头儿按住她右腿伤处,拿刀割开了皮ròu,企图在兹兹冒血的伤口内挑出银白锋利的箭簇。

  她呆了一呆,疼痛再一次席卷,甚至不知道疼在何处,已然被bi得求生不得、求死不能。她下意识地蹬腿,想要甩开令她疼到无法忍受的刀锋,然而身边仿佛有无数只手,将她死死按住,一动也不能动。

  “嬷嬷……我疼啊……我真的疼……让我死了吧,死了吧!”再哭着喊,撕心裂肺,听得小药童都红了眼。但他身后的陆晋依旧(fqxs)无动于衷,环住她身体的手臂,未见丝毫松动,任她似一尾将死的鱼儿挺动摇摆,他至始至终面沉如水,没有怜惜,也没有心疼。如同杖责麾下逃兵,要杀一儆百,更要破了她的胆,令她永不再犯。

  刀划得深了,皮ròu拨开,筋骨都在眼前。军医的刀快,一个起,一个撬,扎进了腿骨的箭簇终于松了口,离开她虚弱无力的身体。

  雪白箭簇磨得通亮,其中一侧还刻着齐颜卫的蒙文徽印。

  剩下的都是收尾工作,原本似无暇白玉一样的身体被破开一道狰狞的口,疮疤上了药,扎上纱布,老军医手上的血也都洗净,留下chuáng上一个仿佛已无声息的云意。

  天与地都静下来,她的呼吸从急喘到平静。疼痛未减,但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