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82页(1/2)

加入书签

  “自然好过真小人,伪君子。”

  “牙尖嘴利——”陆晋俯下身去,吮她耳垂,“恨我?”

  云意冷冷笑道:“恨你?你还不够资格。”

  陆晋猛地坐起身,牢牢盯住她清亮幽深的眸子,读完她眼底毫不遮掩的鄙夷。这一时怒(shubaojie)极,恨不能将眼前人杀之而后快。

  然而他握紧了拳头,用了全力,狠狠砸向她,却最终落在chuáng柱上,砸得实心楠木都要折成数段。

  “好,好得很!”

  他受不了她眼中的鄙夷,她可以恨,可以怨,但绝不能用如此轻蔑的眼神(shubaoinfo)对待他,他受够了轻视,忍够了鄙夷,这个错谁都能犯,唯独她不行。“你骨头硬?好得很,且看能不能硬过爷的手段!”

  话到此处,整个人都让一桶凉水浇透,醒个彻底。迈开长腿,扔下她独自一人,带着伤,守在一间空无一人的陌生屋子。

  窗外有风声肆nuè,chui过树梢,留下夜鬼低泣。

  云意闭上眼,斜靠在chuáng头,隐约听见他吩咐下人,要封门封窗,chui灯灭火。

  与他斗了一整日,身心俱疲。她实在是累得睁不开眼,就这么裹着被子,蜷在角落,潦糙睡了。

  第二日醒来,分不清白天黑夜,身边一束光也没有。门窗自外部由木板封死,令白天如黑夜一般沉闷无光。身边似乎一个人也没有,一点点声音也听不见。桌上只有半壶凉水,右腿的伤口也开始剧烈地疼痛,痛到让人无法忽视,无法思考,一切注意力感知力都倾注于未能弥合的伤口。

  疼痛,无以复加。

  更可怕的是孤独与无助。

  喝水这样简单的事情,从前只需一个眼神(shubaoinfo),自然有人殷殷切切双手奉上,还要问你水温是否得宜?仔细观察神(shubaoinfo)色,一个皱眉便惹得人两股战战惊惧犹疑。

  眼下她单凭自己,根本够不着水壶,连挪一挪身子都疼得大汗淋漓。但张口喊人,无论有没有人应声,就是低头认输。

  她倔qiáng起来不分轻重,即便处在崩溃的边缘,也要守着这口气。不管这条腿今后如何,她竟能扶着chuáng柱靠着左腿站起来,但没能走两步便重心不稳,一个踉跄向前扑倒,连带着扯落了桌布,茶壶落地,尖利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