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90页(1/2)

加入书签

  陆晋莫名得意,还需将这份得意藏得严实,便只能再将她抱紧些,让她侧脸紧贴他胸膛。无意间瞥见她发髻上的白玉簪,顺手拔了拢在袖中,低声道:“就要安寝了,还带这个做什么。”

  云意道:“怎么?二爷怕了?”

  “爷不怕,爷只怕你一不小心伤了自己。”

  “二爷思虑慎密,云意佩服。”

  陆晋捏一捏她耳垂,玩笑说:“爷就不喜欢你这点,话里话外的挖苦人,咱们就不能好好说话吗?”

  好好说话?何其难。就是数十年的夫妻,相敬相亲的母子,或许也难做到。何况是一对心怀暗鬼的红尘男女,怕是今生今世都没这个机缘。

  酒后话多,没隔多久他又问,“腿还疼么?”

  云意有点儿不耐烦,反问道:“你说呢?”

  “噢,那看来还是疼。”他呆呆的,没了平日里人前的厉害模样,弯着腿同她挤在一张小chuáng上,戾气尽褪。没多久开始自鸣得意,“你都跟爷一张穿上睡过了,往后还能嫁谁?注定是爷的人,没跑儿。”

  云意懒得跟他东拉西扯的聊废话,指着他脸上的新伤问:“这是哪位姑娘留下的?好生别致。”

  陆晋摸了摸伤处,没说话。云意便猜中了谜底。看他一张花花绿绿的脸,忍不住笑,“你这一生或是种满桃花劫,误了多少女儿家,人人都找你拼命。”

  陆晋不以为然,“谁管她们!要上吊爷给她系绳子!”

  云意苦口婆心,“你这样下去总不是办法,爬得越高,越要学会演戏,关起门来怎么舒服怎么过,但到了人前,总是要装装样子的。”

  “哼,可就是有人给脸不要脸,连装样子都不肯‘纡尊降贵’。”谈起这些,他带着一股狠劲,比之陆寅,更恨之入骨,恨不能杀之而后快。

  云意只好就此打住,再问其他,“你预备几时出兵,拿下京城?”

  他挑眉,示意她继续说。

  “辽东虽说不弱,但无主之兵,难成大器。南京隔得远,江北碍着南京的面子,新君登记之前不敢轻举妄动。你想要独霸京师,也唯有眼下这个时机。但还需想清楚,杀回京师,是福是祸尚未可知。”

  陆晋朗声大笑,“

章节目录